苏莹叶予灏小说

苏莹叶予灏小说

半山闲时 作者

主角:苏莹叶予灏   来源:掌中云

穿越   重生   古风   虐心

21万字 完结2019/06/10

长于春梦几多时,散似秋云无觅处。她是卫国公府的小小庶女,身份低微,仰人鼻息,却不曾想,有朝一日会高高在上,俯视众生。只要生下皇子,就能册封皇后,这是她原本该有的璀璨人生,可这一切,却被人生生地夺走……...

免费阅读

穆祯衔了一枚山楂粒丢进嘴里。

此刻苏莹正坐在穆祯身侧,手上揣了一个绣架,一针一线绣着自个儿的花朵帕子。

两人一同窝在榻上,闲静午后,好不惬意。

穆祯伸手取过苏莹的绣架,看了两眼又丢还给苏莹,“二龙戏珠岂不比这花朵好看。”

苏莹晓得,她只顾着绣自己的帕子,别说给穆祯做寝衣,连双袜子都没有,穆祯心里头不痛快。

苏莹吃吃地笑着,把手伸到小几下头,拿出一枚明黄色绣着二龙戏珠的香囊,双手奉给穆祯,“臣妾手艺粗陋,还望皇上不要嫌弃。”

穆祯接过,颇为意外,“什么时候绣的?”

“皇上没见着臣妾的时候!”

此时苏莹入宫正当第七日,穆祯一连七日宿在昭凤宫,前所未有。

前朝后宫断不开联系,后宫的事一会儿的工夫就能传到前朝,例如苏莹的专宠,前朝已经按捺不住,向皇帝进言,为子嗣昌盛,将次年的选秀提前操办。

一夜缠绵,累极了的二人乏力地瘫软在床榻上。

“前朝给朕施压,要朕提前操办选秀。”

苏莹蓦地一愣,欢好后的温存在身上还没有消散,心却突然一沉。

穆祯接着道,“前朝用子嗣做文章,说朕登基至今没有孩子降生。”

良久,苏莹才“嗯”了一声。

即便早就知道穆祯不只会守着她一个女人,但在得知他又要有新欢的时候,还是忍不住伤感。

这一世将选秀提前了,也许正是因为自己在后宫的表现过好,招人嫉妒,才会令人急于打压。

按苏莹前世的习惯,这一刻应该出言表明自己的贤惠。苏莹把习惯性的想法压了下去,故作小女儿情态,翻了个身,背对穆祯,仍不说话。

“生气了?”

穆祯转头,借着红烛的微弱火光,看了眼苏莹。

苏莹道:“臣妾不敢。”

穆祯把苏莹的身子扳过来,见苏莹低着头不与他直视,细看之下竟噙着眼泪,带雨梨花。

苏莹委屈道:“臣妾入宫统共才几日,皇上又要有新欢了。等新来的妹妹们在宫里百花盛开,皇上一定忘了臣妾了。”

“嗳,怎么还哭上了。”穆祯把苏莹搂在怀里,柔声哄道,“不会的,即便有了新人,你在朕眼里永远是不同的。”

苏莹见好就收,“嗯”了一声以后道:“时辰不早了,皇上快歇息吧。”

而苏莹自己到半夜还睁着眼,辗转反侧。

试问有哪个女子,会真心愿意将夫君分享给旁人?贤良大度都是被迫出来的,为了一个好听的名声,为了夫君的爱重,不得不。

如若不论苏莹的妾室身份,两人此刻新婚燕尔,你侬我侬,才几日光景竟又要纳妾。

穆祯亲口说,苏莹永远是不同的。苏莹稍稍安慰些,但这样的承诺略显苍白无力,苏莹仍然不安,若有另一个更特别的人出现呢?

次日,太后宣了苏莹去颐宁宫,同样也是为了选秀的事。

苏莹坐在太后身边,细细聆听教诲。

“前朝早有人提议,将三年一次选秀改为一年一次,为子嗣昌盛充实后宫。其实皇帝也才不过十六岁,何必急于子嗣。”太后呡了口茶,“哀家懂得,你和皇帝正是蜜里调油的时候,骤然来了新人,心里一定不舒坦。”

苏莹恭顺道:“臣妾不敢。臣妾入宫之时就明白,皇上不会只是臣妾一个人的夫君。只是略有伤感,新人入宫后,必定分薄了皇上的宠爱。”

太后冷哼一声,“前朝的臣子不正是想分薄你的宠爱,挤破了头把自己女儿送进来吗?”

苏莹接话,“其实论对子嗣的重视,谁急得过太后您想抱孙子的心。”

“哀家是皇帝的生身母亲,哀家做的安排还能害了皇帝不成!”因保养得当丝毫不显老态的手,覆在苏莹的手背上,“哀家不管你和皇帝私底下怎么处,怎么玩闹的,哀家劝你一句,要做嫡妻,就要先拿出嫡妻的风度来,不能同妾室一般见识。”

“臣妾省得。”苏莹说道,接着说出了一句自己都觉得残忍的话,“宫里的姐妹只会越来越多,年年都会有新人,臣妾会习惯。”

手掌的温热传递到苏莹手背上,异样的温暖让苏莹感到了千斤的重担,太后唏嘘,“有些话和你说也许为时过早。”

“臣妾愿洗耳恭听。”

只听太后道,“花无百日红,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宠妃固然令人羡慕,但得宠终有失宠的一天。”

苏莹听懂了太后要说的下半句,做好一个心宽的妻子,才是长久之道。

见苏莹思索的模样,就知苏莹是明白的。

太后叹一口气,“别怪哀家泼你冷水,恩宠总有一天会逝去的,你要有准备。若想过得好,不仅需要丈夫的喜爱,更需要他的爱重,这样即使他不爱你了,仍然敬你。”

说着,太后仿佛回忆起了过往的某些事情,苏莹捕捉到了太后眼神里的一丝怅然,一丝无奈,竟是在苦笑,也许是想起了先帝,也许是想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然而不过是一瞬,太后的神色又回到了常态,仿佛方才什么都没有想起过,温和地看着苏莹。

苏莹垂首,“臣妾谨遵太后教诲。”

的确,她重活一世,除了挽回和穆祯前世的情分,还有的不就是为了在宫中更好地生存下去吗?

“这回的选秀,你和哀家一同操办。”

“啊?”苏莹一怔。

太后见苏莹楞楞的样子有几分可爱,笑道:“你聪慧,自己来跟哀家说说,你可知道哀家为何要你一同操办选秀。”

苏莹打好腹稿,瞧着太后脸色道,“太后您是想借此事,彰显臣妾的贤良。臣妾入宫后获皇上盛宠,人人皆以为臣妾有专宠之嫌,而臣妾为皇上亲自操办选秀,可以堵住那些人的嘴。中宫无后,由臣妾和太后您一起操办,旁人挑不出错来。”说到此处,抬眼望了一望太后,“您同时也是在抬举臣妾的地位。”

太后听地连连颔首,欣慰道,“好孩子。”

穆祯听传话的太监禀报,苏莹和太后一同操办选秀,颇为意外。昨儿个夜里还为此伤怀的小女人,竟然愿意帮他张罗选秀。

想到苏莹昨儿可怜巴巴的模样,心头一软,想不到什么好法子哄人,吩咐贴身太监将刚得的几颗拇指大的东珠,尽数送去给苏莹。

是夜,穆祯仍然宿在昭凤宫。

见苏莹认真地绣着衣裳,见穆祯来了,笑着起身相迎,穆祯奇道,“莹莹不吃味儿了?”

苏莹听内务府管事讲了一日的选秀流程,坐得后腰隐隐酸痛,用手揉了几下腰,道:“皇上可别来招臣妾,臣妾正吃着味儿呢!”

穆祯笑道,“朕看你如此大方,还以为你醋劲儿消了呢。”

苏莹斜睨穆祯一眼,“哪儿那么容易消。”

“母后今天唤了你去,可是为难你了?”穆祯首先想到的是,太后施压强迫苏莹服从,但转念一想,苏莹是太后的亲侄女,应该不会。

苏莹又绣了两针,咬断手上正用着的金线,“太后怎会为难臣妾,是臣妾自己想得通,皇嗣为重,臣妾不能不懂事。”

穆祯想起前朝大臣道貌岸然的嘴脸,嗤笑道,“别以为朕不知道他们打的什么算盘,费进心思想把自家女儿塞进宫来才是真。”

“皇上别这么说,大人们也许真是好意呢,妃嫔们的肚子迟迟没有动静,怎能不着急,只是着急过了头,不想想皇上才十六,哪儿就那么着急皇嗣的事呢。先帝爷二十五才有的长子呢。”苏莹娓娓道来。

一番话让穆祯心头略舒坦了些,“是了,朕才十六,哪儿就着急子嗣了。”

苏莹放下衣裳,掩口笑道,“皇上国事操劳,哪有多余的心力给后宫。”

穆祯听苏莹没羞没臊,接了句更荤的话,“朕多余的心力不都放在你这儿了?”

“只放臣妾这儿不算,后宫姐妹同沐皇上恩泽,这子嗣才来的快,有了子嗣,才不会再被大臣们说叨。”苏莹作势推了穆祯一把,娇嗔道:“皇上快别宫安置吧。”

穆祯把苏莹抱起,放倒在被褥上,“什么子嗣不子嗣的,你给朕生一个,朕不就有子嗣了?”

苏莹羞红了脸,轻轻推开穆祯,“皇上,天还没黑呢。”

穆祯的手已经落在了苏莹胸前,“很快就黑了。”

苏莹喉间一声娇吟,半推半就地承了宠。

查看全文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