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菡伊姚奕言小说

宋菡伊姚奕言小说

零点整 作者

主角:宋菡伊姚奕言

穿越   古风   虐心   言情

34万字 完结2019/06/17

在线阅读

绝望的宋菡伊终于找到了一个女巫,在一个新的时空开始了新的生活,在这个时空收获了把自己当做生命的爱人,有了几个和家人一样朋友。生活波折又怎么了,有爱的人支持着不就好了吗...

免费阅读

红衣拉着宋菡伊来到大门外的一个马车边,跳上去后又把宋菡伊拉了上去,兴奋的说:“师兄,我们来了。”说着撩开帘子把宋菡伊拉了进去。

姚奕言的马车内部就像一个小的会客室,里面有一张小桌子,两边是坐的地方,还有一边放了一个小的软榻,虽说小,但是躺下一个成年男子是足够的。马车的四个角镶嵌了四颗夜明珠,夜明珠发出幽幽的光,把马车里照的很温馨。

红衣打量了马车里一眼,有些失望地说:“秉文已经回去了吗?”她算是韩秉文的姨母,也是很喜欢这个孩子的。

姚奕言点头,说:“师姐派人把他接回去了。”皇后知道自己的儿子不待见他那个小未婚妻,寿宴还没结束,就找借口把他给接了回去。

“又要好长时间见不到他了。”红衣有些失望地说,她现在在离家出走中,不能随意的去见和家里相熟的人,但不是怕他们泄密,怕的是家里人在他们身边安插人,专门抓她用的。

姚奕言说:“自作孽不可活。”

红衣皱眉看着他,刚要反驳什么,想起宋菡伊还在这里,撒娇地对他说:“伊人姐,师兄又欺负我。”她知道宋菡伊的朋友少,就想把她拉到自己的交际圈,至少也能交几个朋友吧。

宋菡伊不傻,自然看出了红衣的目的,也不再端着了,放松下来说:“姚大人说的是事实啊。”

姚奕言笑:“在朝堂上听别人叫大人听的已经够多了,没想到下了朝堂还是要听别人喊大人。”他不太喜欢别人,叫他“大人”、“太傅”之类的称呼,比起这些称呼,他还是觉的宋菡伊一开始喊他“姚公子”喊的比较舒服。

红衣也附和着说:“师兄叫姚奕言,你直接叫他们的名字就可以了。”

姚奕言点头。

宋菡伊张口,突然发现自己叫不出来,有些莫名的害羞。

红衣看她开不了口,又说:“师兄比你大两岁,要不你就叫他言哥吧,就当多个哥哥。”

宋菡伊想了想,虽然觉得这个称呼比刚才那个别扭一点,但是红衣也叫自己姐姐,也就没有再往深处想,张口就叫:“言哥。”

姚奕言愣了一下,如果仔细看的话会发现他的耳朵红了,他想了想说:“那以后我就叫你伊伊吧。”他喊人随母亲的习惯,喜欢叫叠字。本来他想叫“人人”的,但是这个名字怪怪的。

宋菡伊愣了一下,说道:“可以,言哥。”好久没人叫她伊伊了吧,真的有好久了

“姐,我能问你一件事呀?”红衣小心的开口,这件事困扰她有一段时间了。

宋菡伊觉得应该没什么,就说:“当然可以。”

“你真名是什么?”她第一次听到伊人这个名字时就觉得很矛盾,对的,很矛盾,能说出“伊人”这两个字得人绝对读过书,但是读过书的人又不可能取一个这个露骨的名字。

宋菡伊明显的一愣,说:“我姓宋。”她不告诉姚奕言和红衣她的名字不是不信任她们,这和她当初换名字时的原因一样,父母给她取的纯洁的名字不该出现在烟花柳巷中。

宋菡伊不说,姚奕言和红衣也不逼问,毕竟她们喜欢的是这个人,不是“伊人”这个名字。

“伊人姐。让师兄给我们弹琴听吧。”红衣提议,也让气氛不太尴尬。

宋菡伊有些吃惊的问:“姚言哥会弹琴?”

姚奕言笑着说:“会一点。”说着侧过身子从软榻下面的暗格里拿出一把琴,就是古筝。因为这个动作,没有看到红衣给他的大白眼。

姚奕言把琴放到前面的小桌子上,修长的手指动了起来,琴声响起,声音高亢,红衣震惊的说:“竟然是行军令。”

宋菡伊不知道曲名,只有点点头,闭上眼去听,听着听着,眼角流出一滴泪,没一会儿,泪流满面。

姚奕言看到宋菡伊哭了,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音乐停,宋菡伊才意识到自己失态,急忙擦擦眼泪,说:“不好意思。”

“伊人姐,你怎么了?”红衣有些着急的问。

宋菡伊摇摇头说:“茫茫战场,将军手中士兵折损大半,敌军兵力充盈,将军舍弃一切,背水一战,却被心腹背叛,死在了自己人手里,将军的绝望,七尺男儿在临走前留下了一滴泪”宋菡伊说到这些又要哭了,被自己最信任的人背叛,一定很不好受吧。

姚奕言震惊的看着宋菡伊,红衣则是莫名其妙的看着宋菡伊,说:“行军令不是军中鼓舞士气的曲子吗?”

宋菡伊也是一脸迷茫,她明明看到了厮杀,背叛的画面。

姚奕言轻笑道:“不是,行军令是为一场战役写的,伊伊,还要听下去吗?”姚奕言很兴奋,他第一次听行军令事也想到了是战场的画面,那是他还小,告诉大人却成了大人口中的笑料,小小年纪的他心有不甘,查阅史料,终于让他查到了“行军令”是为一场战役做的曲。

宋菡伊点点头,她要知道结局。

姚奕言的手再次覆上琴弦,从刚才段的地方接着弹,宋菡伊再次闭上眼睛,去“看”当时发生了什么。

将军的心腹杀了将军之后,被敌军当做自己人带到了军营,那名心腹很会做人,用了很短的时间成了敌军元帅的心腹,终于拿到了敌军的军队布防图和敌军安插在他们军队里奸细的名单,他们那方因为他的消息取胜,两军的最后一战在将军牺牲的那个战场。

将军的心腹**报的事并没有被敌军发现,将军这边的人也知道是心腹偷来的情报,心腹其实可以等到战争结束,回国加官进爵,但是他没有,他在他亲手杀死将军的地方自杀了,手中的剑靠近脖子的时候,悲壮的喊了一声“将军”,话毕,永远的闭上了眼,嘴角挂着笑。

曲子到这里听了,宋菡伊脸上了又湿了,一曲毕,姚奕言定定的看着宋菡伊,宋菡伊擦了擦眼泪说:“生命,使命,小家,大家,舍生取义,以鲜血洗净战场,用暴力换取和平。”宋菡伊说的是她在这首曲子里听到的内容。

姚奕言轻轻的重复:“以鲜血洗净战场,以暴力换取和平。”他听过无数遍这个曲子,宋菡伊前面说的他倒是听出来了,后面这两句,他没听不出来。

宋菡伊肯定的点头:“对,将军的血,心腹的血,将士们的血,敌军的血,因为他们的流血牺牲,战场才消失。”宋菡伊解释了前半句,后半句没有再解释,但姚奕言懂了。

“伊伊,你会弹琴吗?”姚奕言问。

宋菡伊不好意思的说:“学过一点,但是天分不够,一直弹不好。”她学古典舞的时候顺便学了点古筝,但是天赋太差,时间又不是很充足,导致了她学了几个月勉强能弹个小星星。

姚奕言还没说话,红衣就开口:“伊人姐,你弹一个。”

宋菡伊面色镇静的和姚奕言换了位置,面色镇静

的断断续续的弹完了小星星,然后趴在桌子上不去看他们。

红衣想笑,姚奕言一个眼神飘过去,红衣面色如常。姚奕言轻咳了一声,说:“伊伊,你的姿势倒是挺标准,手指不够灵活,多练练还是可以的。”姚奕言的评价很中肯。

宋菡伊还是不肯抬头,闷声说:“言哥,你别安慰我了。”宋菡伊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重,这个时候只觉得很难堪。

红衣说:“真的挺不错的,我都不会弹。”红衣虽然是大家小姐,但是呢,她自幼性子野,琴棋书画样样不精,女工不会,身怀一身好武艺,会跳舞。

“你要是想学,我可以教你。”姚奕言说。

宋菡伊抬头,眼睛放光的问:“真的吗?”她很想学古筝,之前没有时间就算了,现在有时间了,也有人愿意教了,她当然愿意学。

“你要是想学以后我晚上去梧桐居教你。”姚奕言说,宋菡伊不能经常出入姚府,他的位置可是未来陛下的心腹,眼红的人多了去了,不能把这个女孩牵扯进去。

宋菡伊高兴的说:“谢谢言哥。”因为太兴奋了,没有看到红衣脸上那摸不可思议的表情。

姚奕言伸手揉了揉宋菡伊的头,说道:“乖~”

宋菡伊又有精神了,问道:“言哥,你知道行军令的故事吗?”她对行军令不解的地方特别多,第一个不解的地方就是她知道现在很和平,各国之间边境的摩擦都很少有,行军令的时代背景是什么。

第二个是将军的心腹杀了将军换来了胜利,心腹是临时起意还是要有谋划,如果早有谋划的话将军知不知情,如果是临时起意的话心腹是怎么知道自己一定会成功。

第三个也是她最疑惑的一个,行军令的作者是谁?又是为何写这首曲子,作者又是怎么知道事情的经过的,这个经过不只是在将军这边的,还有在敌军这边的。

查看全文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 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