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贵女王爷喜种田

农门贵女王爷喜种田

三千灯火 作者

主角:苏淼淼赵清弦   来源:原创书殿

穿越   重生   言情

32万字 完结2019/06/25

当前世的执念重现眼前,她发誓要好好守护对自己重要的人。种田经商,小山村的日子倒也过得风生水起。好不容易熬到了富可敌国,殊不知她连人带钱早被人惦记上了。苏淼淼气急:“你离我远点,你就不怕我克死你吗?”某人:“怎么,占了为夫这么多便宜,就不准为夫以身相许了?”

免费阅读

痛!

苏淼淼有些费力的喘息着,那股撕心裂肺的痛意慢慢拉扯着她的神经,有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在在鼻间挥散不去。

意识渐渐的清晰起来,那种痛更加真实起来,苏淼淼慢慢睁开眼睛。

破旧的茅草屋,屋顶破了一个大窟窿,雪花零零落落飘进来,雪不偏不倚的落在她的额头,有些微凉,她打了机灵彻彻底底的醒了。

等等!

雪?

她不是已经死了么!

可这一切都这么真实,不像是在做梦,她将手慢慢举到跟前,粗糙的手上满是冻疮的裂口,强烈的预感在心头蔓延着,她这是重生了!

脑袋突然一阵欲裂的胀痛,无数的信息在她脑中炸裂开来。

苏淼淼身为二十一世纪的顶级保镖,十岁加入保镖组织,到了十八岁就已经完成上百项任务,二十岁那年因出色完成任务被授予顶级保镖称号,后为在执行一项秘密任务中与叛徒保镖生死一战,最终被十架歼敌机围剿射杀在摩天大楼,本以为死定了,没想到老天居然让她重生在这个身体上。

她现在所处的地方是大顺国豫州府文兴县上一个偏远小村落柏溪村,小姑娘和她一样,都叫苏淼淼。

她现在才十二岁,就背着克死爹娘的名声不说,还被族老逼着赤脚走火炭路,除了族谱。原身本就吊着一口气,结果还被亲舅舅卖给了赵家冲喜,就这么一命呜呼,死了。而苏淼淼这缕孤魂就这么凑巧进入了这个身体。

“嘶,痛啊!”苏淼淼不小心扯到伤口,脚底的刺痛让她忍不住吸了一口冷气。

“这群人也真看的下去!”只见这身体的脚底板已经血肉模糊。要放在二十一世纪,这群人就是在虐童,是要被抓进监狱坐牢的。

苏淼淼忍不住替原身抱不平:“你放心,以后我就是你,欺负你的我都会让他们十倍百倍偿还,你的亲人就是我的亲人,我定会护她们一世长安!”

说着,便准备下床,可是这手下的被褥怎么有点硌人?

苏淼淼转过身掀开被子,整个人都惊呆了!

被子下面居然还有个人,看身形应该是个男人。

无怪乎她没察觉到。

这个男人,身形单薄,呼吸很浅,被子盖在身上都察觉不到,要不是苏淼淼不小心碰到,都不知道这个屋子里还有个活人!

根据原身的记忆,这该是她冲喜的对象赵清弦。

这赵清弦也是一个可怜人,自幼和亲人失散,他爹才跟他相认没多久,就撒手人寰了!而他自己身子又不好,兄嫂垂涎他手上的财产,对他不管不问,任他自生自灭。

他的兄嫂想必是知道原身克死了爹娘的名声,就想用原身来“害死”他,好拿到他手上财产。

苏淼淼还没来得及理一理脑海中的信息,就听到外头“哐啷”一声巨响。

随手替赵清弦盖好被子,掀开帘子就出屋去了。

被子底下的赵清弦偷偷睁开眼睛,神情有些复杂。虽有些蓬头垢面,但依然隐藏不住周身散发出的隐隐贵气,眉眼在顾盼之间如同揽下九天的日月一般,甚是好看,这样一双眼睛,生在这般乡野之人身上,任谁见了都着实会觉得可惜。

瞧见苏淼淼出去,赵清弦这才稍稍松了口气,也不知刚才露出来什么马脚没有?

他本是当今大顺景王嫡子,母妃乃宁陵国和乐公主,为逃婚躲避在此,不成想路上遭到歹人追杀,刚巧碰到回乡寻亲的赵清弦意外丧命,为养伤便将计就计顶替他的身份藏在这柏溪村,还被硬塞了个小媳妇儿,就他目前这处境若是走漏了风声,被顺京那些人循着线索找来,那他的心思可就算是全白费了。

苏淼淼刚出屋,抬眼就瞧见正对面站着个膀大腰圆胡子拉碴的黑胖汉子,那汉子气势汹汹的两手还插着腰,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好好的一扇门,竟生生被他踹成了两半儿。

这莽汉叫于大成,在柏溪村名声并不好,原身和他的交集并不多,就算是远远遇到也会绕道避开。

“来,你不是要找你姐姐吗,你姐姐就在这里!去啊!”

于大成恶狠狠朝着地上啐了一口,一双三角眼在怒气之下更加凶神恶煞:“怎么着,还让老子帮你一把?老子告诉你,从了老子才是唯一的出路,老子可快等的没有耐性了!你若是再跑,老子就打断你的腿!”

说完便拉着苏晚晚往前一扯,苏淼淼一看,竟然是原身的妹妹苏晚晚。这苏晚晚今年十岁,身体却因为长期营养不良的关系骨瘦如柴,面色蜡黄发若枯草,本是童真无邪的年纪,却是没有一丝小姑娘的灵气。

苏晚晚身体本来单薄,只是被于大成轻轻一扯,整个人就重重的跌在门板上,身体的冲力使得她前半身趴在门板上,手上硬生生被刮出来两道血口子。

“姐,姐姐!”苏晚晚跑到赵家已经耗费了所有的力气,又经于大成这么一推,身体便完全散了架,哪里还有力气再从地上爬起来。

卧槽,这于大成,真是撞枪口上了,她今天就让他明白,她苏淼淼可不是个软柿子,任谁都敢上前来捏一捏。

苏淼淼心中怒气难平,上前一步气势汹汹道:“于大成,你都快三十岁的人了,还欺负一个小姑娘,你害臊不害臊啊!”

苏淼淼声音之大,倒是把于大成给吓了一跳。

这村子里谁不知道这苏淼淼是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主?就连出个门都要缩头缩脑的做人?现如今突然间的改变倒是让于大成眼前一亮。

“怎么着,老子的字典里还没有害臊两个字,老子看你还算是有几分姿色,要不然跟老子一起回去,你们两姐妹共侍一夫……”

“啊!”

于大成话还没有说完,迎面而来的石头不偏不倚打在他的嘴上,他嘴上一疼,下意识的往嘴里一摸,一颗血淋淋的牙齿。

于大成脸色一变,怒气冲顶,将牙齿摔落在地:“好你个不知死活的丫头,竟然在太岁头上动土,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

“砰砰!”又是两颗石子飞出。

于大成才上前两步,两腿膝盖上一阵剧痛,整个人直挺挺的跪了下去,由于体重的原因,他身下的门板硬是被他生生压的又裂开了几半。

于大成疼的眼泪都要出来了,他压根没看出那石头是怎么从苏淼淼手里飞出来的,可隔着棉裤都能感受到那石头打在膝盖上的剧烈的疼痛,这死丫头的手劲儿倒是不小。

刚想起身,耳边传来苏淼淼阴恻恻的笑声,于大成心里一凛居然生出害怕来,以前在村子里犯浑的时候,他可从来没有这般心虚过。

“于大成,你若是再动,我手里的石头可是不长眼的。”苏淼淼冷冷道:“这打在别处还好,这万一我要是失了手,打在不该打的地方,这少点什么我就不好说了!”

苏淼淼冷冷的扫了一眼于大成的裤裆,于大成顺着她的眼神瞧了过去,脸一黑,紧张的护住了裤裆。

原身身体状况是有些差,仅能发挥现世身手的十之一二,这于大成又膘肥体壮的,强拼蛮力她没有什么好处,好在这投石的力道足以让于大成不可近身,身体没养好之前,她也只好用这般投机取巧的方法来吓唬吓唬这于大成。

于大成思索片刻,万一命根子出点差错,他们老于家可就要断子绝孙了。

苏淼淼瞧他表情,隐住笑意,要是这石头是现世的她扔出去的,那于大成的膝盖可是就要废了。

“好,我今天暂且就不和你计较!”于大成瞧了一眼趴在他不远处的苏晚晚咕哝着道:“不过她我要带走,怎么说也是我花钱买来的!”

苏晚晚是在苏淼淼昏迷不醒的时候,被亲舅舅何曾庆卖去了于家换了钱,说了为了给外祖母换钱治病,可最终这钱还不是落在了舅舅舅母的口袋里?

查看全文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