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纤纤顾谨言小说

陆纤纤顾谨言小说

佚名 作者

主角:陆纤纤顾谨言   来源:微小宝

言情   虐心   言情

10万字 完结2019/06/25

陆纤纤深爱丈夫顾谨言时,每个月的交流就是他按时按点“交公粮”。 整整五年,她都捂不暖他的心。

免费阅读

陆纤纤睁开眼睛,想看清楚发生了什么。

昏暗的房间中央,男人背对着走廊的灯光,看不到他的脸,可是那熟悉的背影却恍如一把尖锐的刀,一下子扎在陆纤纤心脏最柔软的地方。

眼睛酸涩得厉害,她强忍着舌根的疼痛,一字一句喊出来,“……顾……谨……言……”

鲜血顺着她的话,滴落下来,染红了她胸前的衣襟。

“陆总……”秦默进来得晚了一点,一冲进来就开始寻找陆纤纤的身影。

看到她惨烈的模样,胸腔登时被愤怒和心疼充斥。

他脱了自己的西装外套就朝她大步走过去,就在他即将靠近床边时,一抹欣长挺拔的身影越过他,藏青色西装外套兜头落下,将陆纤纤暴露在空气中的肌肤遮得严严实实。

耳边是男人冷淡漠然的声音,带着一丝嘲弄,“陆纤纤,才几个星期没满足你,就这么饥不择食?”

生成推广文案获取推广链接

陆纤纤心头那点点激动,瞬间被一盆冷水浇得透心凉。

是了,她怎么就忘了,这男人自来觉得她狠毒下贱,会过来,恐怕也只是因为不想顾家因为这件事蒙羞,觉得别人动了他老婆是对他极大的挑衅吧。

又怎么可能,是因为她。

将苦涩强行压下,疼痛让她眼前有些恍惚,好在被药力侵蚀的精神清醒不少。

“是啊!”她咬咬牙,粉色唇角扯出一抹笑,故作坦然,“顾总可以寻花问柳,我又凭什么要替你守活寡呢?”

男人的脸色立刻暗了下来,黑眸像是要喷出火来,被戴了绿帽子的耻辱让他瞬间炸毛,“也对,像你这样的货色,为了个男人什么肮脏下贱的手段都能使出来,的确是扛不住不被滋润的干旱。”

面对这样的侮辱,陆纤纤早已习以为常般,心痛到滴血,面上笑容还能丝毫不变,甚至反唇相讥,“顾总说的没错,所以我不拦着顾总逍遥快活,顾总也别来挡我。反正你不是也觉得,每周交一次公粮对你来说是种侮辱吗?正好,想替你交的人多的是,我也不缺你这点了。”

“你……”生平第一次,顾谨言在言语上输给了这个女人。

可陆纤纤却并没有丝毫胜利的喜悦,如果不是硬撑,她眼眶里的泪几乎就要落下来,“怎么?顾总还不走吗?想留下来观摩学习一下别人的技术吗?”

顾谨言被她一番话气得脸色青一阵白一阵,黑眸一闭,负有睁开,眸底只余了厌恶,“陆纤纤,你还真是婊得让我刮目相看!”

陆纤纤浑身一凛。

顾谨言的话,就像是一把利剑,笔直的刺在她心上最柔软、最脆弱的地方。

秦默有些看不下去了,拧着眉,“顾总,您……”

陆纤纤伸手挡在他面前,看向顾谨言,“是,我就是婊,人尽可夫跟公交车没什么区别,我浑身上下连骨头缝里都浸了脏水,比不得你的心上人纯洁无瑕。可是怎么办呢,偏偏就是我这样的人,占了你顾太太的位置。你纯洁无瑕高贵可人的心上人,怎么着也只能是个见不得光的小三……”

啪!

毫不留情的一巴掌,打得她整张脸都偏了过去,血迹顺着嘴角流下来。

“陆纤纤,我看不起你!”

“顾总这话说得好笑了,你什么时候看得起了我?”陆纤纤擦了擦唇角,斜睨着他,“还不走?真想看现场版?”

顾谨言一双手握紧又松开,松开又握紧,反复好几次,遂冷冷笑了声,“你最好是能保证自己能永远坐在顾太太的位置上,否则,看我怎么弄死你!”

说罢,转身挟裹着一身的暴躁大步离开。

他一走,陆纤纤一直隐忍着的泪就落了下来,颤抖着手把男人扔在她身上的外套攥在手心里,指尖用力到变了颜色。

秦默在一旁看得一阵心疼,“陆总,您这又是何苦?”

是啊,她这是何苦?

为了个眼里心里都容不下她的男人,把自己作践到这种地步,何苦?

可是怎么办呢?谁让她爱他呢?

谁让,爱情的世界里,谁先爱,谁就输了呢!

“秦默,扶我一把。”陆纤纤虚弱的伸出手,不是假装,此刻她真的是浑身上下一点力气都没有,体内的药效没散,舌头上是接连咬出的伤,被宋爱明那个肥头大耳的东西折腾,又被顾谨言讥讽嘲笑一番,简直是身心疲惫。

秦默刚要伸手,砰一声,刚被关上的房门又被一脚踹开。

陆纤纤看着去而复返的男人,眸底不可遏制的生出希冀光芒,“你、你又回来做什么?”

“你不是饥渴难耐么,我来喂饱你啊!”男人唇角斜着一抹嘲弄笑容,目光冷冷冰冰落在秦默扶着她的那只手上,“办公室恋情,陆纤纤,没想到你口味还蛮重的嘛。”嗤笑一声,“也对,连宋爱明那种你都下得去口,对比起来,秦默已经很眉清目秀了。”

习惯了他的冷嘲热讽,但以往每次都只是冲她,如今把秦默牵连进来,她瞬间拧了眉,“吃惯了顾公子这种不冷不热口味的,总要换个知冷知热的不是。而且试过了我才知道,秦默比你可好太多了!”

男人的脸色瞬间难看到了极点,“陆纤纤,我从没碰到过比你更让人恶心更不知羞耻的女人!”

“怎么,顾总去而复返,就为了特意强调一遍我又多贱多让你倒胃口?”陆纤纤握紧拳头,冷冷的讥讽回去,“所以你是特意送上门来,让我倒你胃口的?不过不好意思,我现在只想跟我的秦默卿卿我我,没时间满足顾总的恶趣味,你还是……”

陆纤纤还没说完,顾谨言就倏地冲过来,一拳将秦默打翻在地,然后抓住她的肩膀往前一拉,薄唇准确无误堵在了她的嘴巴上。

陆纤纤的脑子有一瞬间的短路,反应过来后开始猛烈挣扎。

秦默从地上爬起来,连嘴角的血都来不及擦,就想扑上去把顾谨言拉开,可惜被顾谨言的保镖架着胳膊给拖了出去。

她这时才反应过来,之前被顾谨言扔在地上的宋爱明也不见了。

男人单手扣着她的头,粗暴而猛烈的侵袭着她的唇瓣,蹂躏、索取,男女之间最柔情蜜意的事,被他当做了发泄,全无温柔缱绻可言。

陆纤纤在他强势的掌控下,根本无法反抗,只能被动承受。

直到被男人压到了床上,她才猛然醒悟过来他想干什么,心底不可遏制的生出愤怒,屈辱感兜头罩下,她几乎是不顾一切的反抗起来,“顾谨言你放开我,你去找你的唐菀柔,我已经另有新欢不需要你了……”

最后一层遮羞布被男人无情撕碎,陆纤纤整个人都僵住了,下一秒,男人趁机直接攻城掠地。

“唔……”体内残余的药效让她在这一刻涌上难以抑制的欢愉,她几乎是在瞬间就放弃了抵抗。

闭上眼,感受着男人蛮横的横冲直撞,灭顶的快感让她忍不住连脚趾都蜷缩了起来。

“陆纤纤,”男人脸不红,气不喘,看着女人在他身下沉沦深陷的模样,“你不是欲求不满吗?我倒要看看,你能承受得了几次!”

一整个晚上,顾谨言都在陆纤纤身上起伏驰骋。

有好几次,她都以为自己要直接死过去了,却又在被男人弄出的另一波高潮中尖叫着清醒过来。

一晚上的“死去活来”,在窗外天蒙蒙亮的时候才结束。

陆纤纤累得连动一根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连头发丝都透露出一股车祸之后的衰败感。

反而男人,依旧精神,从她身上撤出去之后,便进了浴室,不多时便传来水声。

陆纤纤有极严重的神经衰弱,但凡有一点动静,就算是困得要死,也绝对睡不着。

身上是像被碾过一遍的痛,耳边是哗哗的水流,她动都不能动的瘫在超大size的床上,莫名的,就被一股巨大的耻辱感慢慢包围。

就像是藤蔓一样,拽着她的脚腕,将她一点一点往漆黑无底的深渊里拽。

顾谨言洗完澡出来,只在身下围了一条浴巾,黑色短发还在滴水,水珠沿着他健硕却没有一丝赘肉的胸膛一点点滑下,有一种说不出的无声无息的诱惑。

陆纤纤只看了一眼,就闭上了眼睛。

眼眶温热,如果不是竭力忍着,她大概会直接情绪崩溃的哭出来。

窸窸窣窣的穿衣声响起时,她有些不敢置信的睁开眼,恰好,对上男人噙了淡淡笑意的眼睛。

嘲弄,讥讽,还有深入骨髓的冷漠。

查看全文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