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晚舟吴青峰小说

顾晚舟吴青峰小说

七镜中雨 作者

主角:顾晚舟吴青峰

穿越   重生   言情

43万字 完结2019/06/25

在线阅读

再次醒来, 曾经的医学天骄竟然变成了遭人嫌弃的小寡妇? 顾晚舟表示不能忍受! 直到…… 因缘巧合下,她救下生命垂危的燕王 他步步试探,她步步为营 乱世沉浮中, 两人携手走上人生巅峰。

免费阅读

顾晚舟醒过来的时候,身边围了一大群人。

她环顾一圈,只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梦。

这都是些什么鬼?!粗布麻衣、头上挽髻,一个个活像是从古装剧里走出来的。

“这是……”

她刚想开口问,才发觉口齿都不听使唤,得得的打着颤。

牙齿上下相叩,奇诡的哒哒声里,耳边传来了人群的议论声。

“这么水灵的一个闺女,怎么就会投河自尽?”

“闺女?您老是不认识吧?这可是隔壁村命硬的吴顾氏,年轻轻克死了父母,刚和夫君结婚不到半个月,又克死了丈夫。”

“啧啧啧,可惜了,这么水灵的一个丫头。”

“没事离她远点儿,瘟神一样。”

耳边议论声兀自嗡嗡,顾晚舟却头皮直发麻。

吴顾氏,这个早就被21世纪女性抛到九天云外的封建社会称谓,让她心底浮现出一股不好的预感。

“这是……哪儿?!”

她强撑着坐起身,身边一个渔夫模样的男人立刻退了三步才道:“这位娘子,你要死也别在我家门前,如今你要是没事了,就快回家吧。”

男人说完转身,暗骂一声,“晦气。”

看着这男人不似作假的模样,顾晚舟心底更凉。

她捋了捋脸颊旁边的碎发,本平静的脸上早已翻江倒海。

今天是愚人节?还是死党们下血本,逗弄她的恶作剧?

可是看着眼前这一张张表情逼真的脸,群众演员要都有这素质,早特么得奥斯卡奖了!

顾晚舟觉得心底雷声滚滚,一时间愣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就在这时,人群外突然传来喧哗声,顾晚舟下意识抬头,就看见一个身强力壮的年轻男人推开人群,用力往里挤。

那男人长着一张极为质朴的脸,双目里带着毫不掩饰的焦急,一边推人,一边却还礼貌的道:“麻烦让一让,让一让。”

然后,那男人径直走到她跟前蹲下,上下打量了一下她的情况后道:“你……你这是何苦。”

顾晚舟浑身警铃大作,这男人是谁?!

“来,我们回家。”

看着男人伸到自己面前的手,她下意识拍了过去。

你特么谁?叫我跟你走就走?

顾晚舟眼底怒火熊熊,作为一名从小到大就把男人当对手的新时代独立女性来说,男人,不过是可有可无的装饰品。

而如今,这男人显然和自己关系匪浅。

一个不是自己丈夫,却又和她关系匪浅的男人,会是什么人?

顾晚舟开始有点儿头疼,她是独生子女啊,不擅长处理各种莫名其妙的亲戚关系啊。

“嫂子,我知道昨天娘是过分了些,可你也不能……不能就这样轻贱了自己啊。”

男人痛心疾首的模样,让顾晚舟更头疼了。

她终于意识到一个问题,她穿越了!而且悲催的穿到了一个寡妇身上,看周围人那种同情惋惜的眼神,应该还是个貌美的年轻寡妇。

貌美、年轻、寡妇、扫把星……

好吧,在她22年生涯里,突然包揽了旧社会女性所有悲催的根源。

她仰起头,咬牙切齿的想,老天爷,你,真够意思!

不过顾晚舟是个乐天性子,天塌下来也有高个子顶着,如今虽然穿越了,可只要活着,日子还不是一样得过。

思及此,她扶住那男人的手起身,大大方方的开口,“我腿软走不动了,你背我。”

谁知道她话音刚落,就看见男人骤然僵硬而涨红的脸。

身边围着看热闹的女人们则纷纷退开,低声道:“真是个狐媚的,这才多久,又开始引诱小叔子了。”

“可不是,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真是脸都不要了。”

顾晚舟眉角一挑,正要发飙,就觉得手腕一紧眼前一花,随即她已经被那男人背到了背上,而他目光炯炯扫过众人道:“这是我嫂子,都是一家人,有什么背不得的?”

男人气势汹汹,心怀坦荡,倒叫那些长舌妇不敢多言,却有个不怕死的老头道:“青峰,虽说是一家人,可也有男女之防,你可不能步了你哥的后尘。”

顾晚舟又挑眉,这话里有话几个意思?感情这原主和他丈夫,还有一段儿传奇故事不成?

可此时此刻,顾晚舟脚瘫手软,浑身发凉,实在没有心力思考这些,只软趴趴的伏在自己便宜小叔子的背上,任由他脚步坚定的将自己往家里背。

路过村头的牛车时,顾晚舟道:“你背我累,我们坐牛车回去吧。”

那男人脸上掠过一丝稍纵即逝的为难,摇头道:“嫂子又不重,路也不远,没事的。”

顾晚舟闻言不语,目光掠过那些交了两文钱才得以上车的人,心底了然。

一路上,她有搭没搭的和这汉子说话,总算了解了一些情况。

原主今年十八岁,九岁时父母双亡,是受顾家村一村子的人接济才活了下来。

十岁的时候,被里正做保,送进了城里一家大户当丫鬟,好歹也算有口饭吃,这一当就是八年。

后来大户人家举家搬走,主母开恩,就把不愿意随行的丫鬟都遣散了。

顾晚舟便在这一年,嫁入了吴家,成为了吴青峰的嫂子。

吴青峰的哥哥是十里八村出了名的天才,娶了顾晚舟半个月,就进京参加会试,可半个月后,吴家人心心念念的喜讯没有传来,却接到了吴青山过世的消息。

就这样,顾晚舟成了十里八村的扫把星,克死了父母又克死了丈夫,也成了村子里最年轻的寡妇。

顾晚舟叹了口气,封建社会害死人啊。

“到了。”

吴青峰的声音打断了她的回忆,抬头一看,眼前是一间破败的草房,离村子远远的,像是山里猎户不要的房子。

这是……她家?!

顾晚舟简直要尖叫出声,她的小公寓、她的澡盆、她的那些电子产品啊!

“嫂子,如今娘还在气头上,你就先住这儿,回头我给你修葺修葺,也不错的。”

吴青峰的解释,让顾晚舟泄了气,这原主过的到底是什么日子!

顾晚舟不说话,吴青峰自作主张的将她背进了屋。

沉郁的尘土气息顿时扑面而来,床上的被褥散发着一股诡异的气味,融合了汗臭、尘土味、野兽味儿的干硬被子,叫顾晚舟想吐。

“我去找些吃的,嫂子先歇着。”

吴青峰关门出去了,顾晚舟打量着不大的房子,桌椅板凳倒齐全,可从屋顶透进来的光束中,游离着细密的浮尘,潮湿的气息从屋顶的茅草,一直蔓延到整个房间,叫人浑身不舒服。

她这才想起自己浑身还湿漉漉的,别感冒了才好,便道:“青峰,有干净衣裳吗?”

叫了一会儿没人应,顾晚舟撑着起身,打开一个小柜子,里头除了一双碗筷,居然什么都没有。

“我去,终于知道什么叫家徒四壁了!”

她想起自己以前的小衣柜,皮衣皮草各种蚕丝雪纺,她深深叹了口气。

眼看日落西山,可吴青峰还没有回来。

“有人吗?”

门外忽然传来一个略微沙哑苍老的声线,顾晚舟起身开门,看见一个弓腰驼背的老婆婆杵着拐杖站在门口。

“您是?”

顾晚舟诧异,她落魄到这份儿上,怎么会还有人待见?

那老婆子用浑浊的双眼睨了她一眼道:“青峰让我给你带的姜红糖,赶紧熬了吃了,省得被你婆婆知道了,又找青峰的麻烦。”

顾晚舟心里微动,接过东西,“您知道我小叔子去哪儿了?”

老婆子闻言道:“他回家给你找吃食,被你婆婆发现,打了一顿关起来了。”

顾晚舟心底突然不知道什么滋味,她上一世可是众星捧月的小公主,双商超群的神童,从小到大一路顺风顺水,从来没有体会过这样凄苦的生活。

老婆子见她低头不语,又道:“你也别想太多了,赶紧好好养身子,你婆婆操持你丈夫的丧事也花了不少钱,吴家也的确没有闲钱照顾你了。”

顾晚舟闻言点头,“那您这东西……”

老婆子摇了摇手,“青峰会给我钱的。”

顾晚舟心底一动,正想再问,那老婆子却再不肯多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看着老婆子离去的背影,她心底翻江倒海,她终于认清了穿越后的现状。

可是生活环境恶劣,周围群众关系不好,婆媳关系……算了,反正也没有和谐的婆媳关系。

顾晚舟转身回屋,点燃了桌上可怜的一点儿残烛。

她从来不是自怨自艾的人,自力更生丰衣足食是她的信条,如今这情况,说好不好,说坏不坏。

从前实习的时候在山里当医生,顾晚舟也没少做农活,对于农村生活她可谓驾轻就熟,这点倒也不介意。

她唯一介意的是,这么穷,这么没质量的生活,她真嫌弃!

生火煮了点儿野菜,熬了姜红糖。

顾晚舟上了床,盖着臭味十足的被子,看着屋顶透进来的月光,她裹紧了被子发誓,一定要让自己超英赶美,过上小康生活!

然而,小康生活还没过上,第二天她悲催的发现自己发烧了!

因为没有干爽衣裳换,昨晚又受不了那臭被子,她着了凉受了寒。

“啊嚏!”

顾晚舟一连打了几个喷嚏,觉得头昏恼晕,浑身乏力,四肢沉重。

“这该死的感冒!”

她挺尸在床正嘀咕着,门外就传来一声尖利的咒骂,“这该死的扫把星!”

顾晚舟还没反应过来是谁,房门就被人轰然推开。

一个祥林嫂一样的圆规女人,叉腰站在门口,两条瘦尖的腿,在地上投影出长长的轮廓,“你这扫把星,是不是害死了青山,还要害我家青峰?”

一双手立刻就朝顾晚舟的脖子掐过来。

顾晚舟脑海里顿时警铃大作,一闪身避开了对方的进攻,怒道:“干什么?要杀人啊?”

“杀你?千刀万剐都不解我的恨!”

那女人站定,顾晚舟判断出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婆婆宋氏。

宋氏生了两个儿子,吴青山能文,吴青峰能武,在十里八村也都是出了名的厉害,所以这女人贯是在村子里横着走。

如今她恨顾晚舟克死了自己的大儿子,对这个媳妇素来不好,可怎么又牵扯上了吴青峰?

顾晚舟正发懵,又听宋氏道:“我告诉你,我已经找了里正,今日便把这个家分了,从今往后,你顾晚舟和我们吴家井水不犯河水,你也别再来招惹我们青峰!”

顾晚舟冷然一笑,她昨晚就想通了,扫把星就扫把星吧,反正前世她也是独身主义奉行者,结不结婚,寡不寡妇,她不介意。

何况在这种乡下,守身如玉的寡妇,村里都会立个牌坊,倒时候有了这护身符,她在村子里还能不横着走?

等她羽翼丰满,就自己挣点儿钱过好日子。

她正巴不得和吴家撇清关系,听宋氏这么一说,正要就坡下驴,就听见一声怒斥道:“娘,你这不是要把嫂子往死里逼吗?”

顾晚舟脸色一沉,她可不想刚做好的计划就这么破灭!

吴青峰果然从宋氏身后挤出来,铁青着脸色道:“大哥出事是因为天灾,娘你怎么能怪罪嫂子?如今她孤苦无依,您要赶她出去,这不是要她的命?”

宋氏顿时跳起来,“我要她的命?她克死了你大哥才是要我的命!”

她咬牙切齿的看向顾晚舟,“这狐媚子如今又来叨扰你,你瞧瞧你这色迷心窍的样子。”

吴青峰脸颊微红,怒道:“娘,你这说的什么话?”

“人话!”宋氏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昨天背着我去员外家做短工,换了点儿钱就给这扫把星买药。”

顾晚舟闻言,想起昨天那包姜红糖,心底突然微有暖意。

看着宋氏母子吵得面红耳赤的样子,她也不知道自己哪儿来的力气,突然道:“够了!!”

周围顿时安静下来,顾晚舟却觉得这一声吼,把她身体里的力气都抽了出去,她头昏脑晕,摇摇欲坠。

正要倒地时,一只粗壮的手臂忽然扶住了她。

查看全文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 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