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衍溪郁清寒小说

夏衍溪郁清寒小说

风信子 作者

主角:夏衍溪、郁清寒

言情   宠文   霸道总裁   言情

1.2万字 完结2019/06/25

在线阅读

若不是一时大意被妹妹泼了药,她根本不会惹上这个霸道又腹黑的男人。原本只想将欺她、辱她、骗她的人一一奉还!结果却遇到了主动送上门的人生外挂。郁大少什么都好,唯有一点让夏衍溪深恶痛绝,那就是——太霸道!!! …… 夏衍溪抓住眼前的男人,“给我做临时老公行吗?”男人狭长的深眸渐冷,“不好!”但下一秒猛得把女人打横抱起来……“那你这是……”夏衍溪不知道自己是挣扎对还是不挣扎对,两只无处安心的小手只能捏住男人的衣角。男人笑了:“我要当你一辈子的老公!”

免费阅读

夏衍溪笑了笑,心里一阵暗爽。

迈步就向前走,忽然手腕处传来一股大力,夏整个人重心不稳身子向后跌倒,落在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谁呀?

她本能的抬起头,入目的便是郁清寒俊美的侧脸,以及微微上扬的嘴角。

他刚刚不是还在她前面,怎么突然冒出来了,而且还……

夏衍溪看着两个人*的姿势,暗暗咬牙,碍于周围的两个人,她克制自己的情绪,从他怀抱中起来,试图拉开距离。

然而,郁清寒的手臂紧紧的箍着她的纤腰,意味深长的说道:“我未婚妻这身打扮,我非常满意,不需要换了。”

在场的人都大吃一惊!

夏衍溪更是恼怒,郁清寒又在捣什么乱,她已经看出形势不好了,本想找机会悄悄溜走的,可他一来,把所有人的目光全吸引过来了,自己再想跑,可是难上加难了。

“郁总,你这是开什么玩笑……”

冯异柯反应过来,吞咽一口口水挪步向前。

昨天的事他是想大不见小不见的过去,先把婚订了再说,没想到他竟然跟来了。

这要是别人他早就让保安把他给赶出去了,可这个人是郁清寒,他只要动一动手指,冯家可能就不复存在。

“我的婚姻大事有必要同冯总说笑吗?”郁清寒清冷的声音响起来,抱着夏衍溪的手收紧。

这时一个助理模样的人走上前,毕恭毕敬的跟郁清寒回:“总裁,你和夏小姐的订婚宴准备就绪,就等着您发话。”

郁清寒颔首,转头吩咐:“把我们的邀请函给冯总看看。”

助理拿出一沓白色邀请函,放在冯异柯的手上,冯异柯忙不迭的接过去打开。

一边的夏卿卿也凑过来。

事情真是越来越精彩了,没想到平时跟木头似的夏衍溪原来这么会*男人。

郁清寒是什么级别,他要是真的看上夏衍溪,那她费尽心思勾搭上冯异柯岂不是白费了。

邀请函上列着订婚人的名字,郁清寒和夏衍溪,而且日期也是今天。

冯异柯瞳孔一缩,脸上全是不敢置信之色。

郁清寒想做什么,明抢?。

那天的事他都打算不追究了,今天又追到家里……

夏衍溪被郁清寒揽在怀里,感觉浑身难受。

虽然知道此刻利用男人更有利,但让男人这么肆无忌惮,她还是恨得咬牙。

悄悄伸手在男人精瘦的腰上狠狠掐了一把,郁清寒却好似一点都感觉不到疼痛一样,反倒把她搂的更紧了一些。

苦苦挣扎无果,夏衍溪看准郁清寒锃亮的皮鞋,用力踩了下去,靠近慕清寒的耳边:“你在玩什么把戏,我们不约!!”

“我被你睡了,不把你娶回来享用岂不是很亏。而且我还免费帮你斗小三,你不应该感谢我?”

慕清寒的脸颊同夏的脸颊紧紧的贴着,看上去亲密极了。

“姐姐,你怎么能够这样呢?明明你和异柯才是情侣,怎么又和郁先生纠缠上了。我知道你的私生活很混乱,可是婚姻大事不能乱来……”夏卿卿一手指着夏衍溪,好似夏衍溪做了天怒人怨的事情。

见状,夏衍溪眼底闪过一丝冷意,她这个继妹真的无时无刻不在污蔑她,正打算发声的时候,身边响起一道清冷的声音。

“我郁清寒的女人,何时轮到你来指手画脚了?”郁清寒的话如同寒冰一般将夏卿卿冻在原地,她低头一言不发。

四个人之间的气压一时之间低到了极点,冯异柯看着郁清寒,眼底冒火。

“这是怎么回事?”夏正允的到来打破了这尴尬的局面。

进来时就听手下人报告了,怎么女儿会跟郁清寒搞到一起?而且还突然要订婚?

夏卿卿双眼一亮,顿时来了底气,有爸爸在这里,看夏衍溪怎么办!

但没等她冲过去,冯异柯已经迈步走了过去,“夏伯父这是怎么回事?”

夏正允看到郁清寒也是一怔,但阅历丰富的他,很快就在郁清寒的眼睛里读出了意味。

回眸扫了一眼气得脸通红的冯异柯,“那个异柯呀,这事……说到头也是你们年轻人的事,我不便多说什么,我今天是来参加订婚宴的,至于是谁的……咳,我也不太在意。”

他一向趋利,能攀上郁清寒可比攀上冯家来得划算多了。

可能是怕冯异柯朝自己发火,夏正允连忙向郁清寒边挪了挪,像在寻求避护,“郁少,你怎么……孩子的事我也不知道,你看看这么多误会!”

郁清寒并不理会他,转过头跟夏衍溪宠溺地说,“今天是我们订婚的日子,无关的人我已经处理掉了,咱们进去吧。”

夏衍溪被他搂得紧紧的,男人那张俊美如妖的脸在她的瞳里也被放大。

她在心里不由感叹,这是多么不要脸的一张脸呀。

明抢到这种程度,也是前所未见呀。

但转念一想,夏衍溪又很高兴,一下子打了对面三个人的脸,也是爽到不行。

只是按照男人资本家的风格,不会这么轻易放过自己吧。

果不其然,郁清寒边搂她进去边小声说,“对于你父亲的突然出现,我收八折,如果你想再讲价,请免开金口。”

夏衍溪被他的无耻气到,脸颊也是绯红,落在旁人眼里就像害羞的小女生。

“黑心商人,今天是你自己上来凑热闹的,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她毫不客气的回击。

男人不悦地轻蹙眉,“可你已经骑虎难下了,不然我现在就重新宣布,我跟你今天不订婚?”

一句话就说中了夏衍溪的命门,就以夏正允那个贪婪的模样,一定不会错过郁清寒这条大鱼。

男人的两片嘴可以想怎么说怎么说,可她呢,摆面前的就两个结局。

要么被逼与冯异柯订婚,要么夏正允恼羞成怒,伤害母亲。

思来想去,为了避免母亲受到伤害,看来只能和郁清寒达成协议,毕竟他看上去好解决一些。

“五折。”夏的唇瓣微动半天,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

本以为郁清寒还会罗里巴嗦地说什么,没想到男人一口应下,“行,但接下来都得听我的。”

夏衍溪暗自咬牙,但真像男人说的那样,她现在已经骑虎难下了,特别是看到对面三个人的各异表情。

正在这时,郁清寒的身子又向前靠了靠。

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她身上,她慌乱往后退去,郁清寒却只是伸出手,将她散落在耳朵边的碎发别到耳后,“帮你整一下头发而已,你怕什么?”

男人的声音压的极低,只有两个人能够听见,夏衍溪想到自己激烈的反应,不免尴尬,脸上悄悄泛起了红晕。

查看全文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 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