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蔓秦沣小说

方蔓秦沣小说

蚕豆公主 作者

主角:方蔓、秦沣   来源:笔尚小说

言情   重生   宠文   霸道总裁   言情

0.4万字 完结2019/06/25

重生前,方蔓错把仇人当亲人,家产被夺,至亲被害,直至被推下高楼,她才幡然醒悟。重生后,她周旋在渣男贱女身边,步步为营,用尽心思,费尽演技,夺回公司,救下至亲,却也发现,那个上一世她无比讨厌惧怕的男人,原来一直在她身边……

免费阅读

明城,市中心,凰天酒店顶层的套房里。

一个只穿着单薄睡衣的女人正无意识的躺在大床上,两秒之后,她突然皱了皱眉,而后,她那双紧闭的双眼突然睁开,有些茫然。

女人睁开眼之后,没有别的动作,只是呆呆地看着天花板。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从楼顶被推下来的方蔓。

方蔓眨眨眼,有些不敢相信,她竟然还活着?

就在这时候,门外突然传来服务生的声音,“方小姐,您定的晚餐到了。”

方蔓连忙回神,对门外抱歉的说道:“不好意思,麻烦你先放在门口。”

“好的,方小姐,祝您用餐愉快。”服务生客套的说完就离开了。

房间里再次恢复寂静,方蔓下床打量了一圈,在客厅的地上找到了她散乱的衣服和手机。

重新穿好衣服,方蔓打开手机,看到上面的时间,顿时愣住了。

这里显示的时间是五年前,她才刚嫁给秦沣的时候。

而日期竟然是五月十三号……

这个日期,她永远不会忘记,是她失去孩子,也是她被那对狗男女推下高楼的日子,亦是,秦沣的生日。

方蔓盯着手机的眼睛忍不住有些酸涩,虽然匪夷所思,但她可以肯定的是,她重生了,回到了悲剧的最开始。

老天爷给了她机会,她真的可以重新来过,这一次,她不会再让家人朋友失望,不会再丢掉公司。

也不会……再负了他……

就在方蔓暗暗发誓的时候,她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来电显示,秦沣。

才刚想到他,他就来了电话,一瞬间,方蔓觉得自己心跳的有些快,也不知道是激动,还是心虚。

“秦沣……”方蔓的嗓子有些沙哑。

对方停顿了一下,才沉声问道:“你在哪?”

不知道是不是方蔓的错觉,她总觉得,秦沣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怒气。

“我大概在……酒店。”

死寂。

方蔓的这一句诚实的回答,让电话的那端突然陷入了沉默。

这一刻,方蔓隐约察觉到了不对,她仔细地回想了一下,五年前的这个时候她在干什么。

靠了。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那时候,她在郑凉的软磨硬泡下答应她会和秦沣结婚,而现在就是她和秦沣刚结婚的第二天晚上。

同时,她也想起,上一世的这个晚上,她是应萧兰的约去了酒吧,没喝几杯就不省人事,再醒来就在酒店里,并且,身边还站着一个正在脱衣服的陌生男人,紧接着,秦沣和他的父母还有一些没有走的亲朋好友就都来了。

她至今都记得,那时候秦沣的眼眶隐隐发红,狠戾,就像个野兽一样盯着她,仿佛下一刻就能扑上来把她撕碎。

但他没有,只是脱下外套裹在她身上,众目睽睽之下强硬地抱着她离开,免去了她的难堪。

可那之后的几天里,她就再也没有见过秦沣,还被禁足,不得走出房间一步。

现在想来,应该是萧兰给她下药了,哦,萧兰就是那个和郑凉一起把她从楼顶推下来的贱人。

不过,她现在也理解了秦沣,毕竟,如果换做是她的话,自己新婚妻子不仅在新婚之夜和别的男人出去鬼混,夜不归宿,还在第二天晚上被当众捉奸,她肯定会把对方打得她妈都不认识。

而秦沣除了表情吓人,还真的没有别的举动。

电话那头,沉默了良久的秦沣,没有再说什么,直接挂断了电话。

“卧槽!”听着耳边突然传来的嘟嘟声,方蔓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完了完了,秦沣绝对要来捉奸了,这可怎么办?

方蔓一边绞尽脑汁的想怎么把话圆回来,一边忍不住在客厅走来走去,这一次,她要好好解决这次的危机,她可不能让看她笑话的人再次得逞。

不行,得先离开这里!

方蔓当机立断,她现在还不知道那个陌生的男人是谁弄进来的,但安全起见,她还是在别的地方待着比较好。

不过,她也不能离开酒店,既然重活一世,她要把所有的事情都掌握在手中,包括,都有哪些人是要与她和秦沣为敌的。

本来她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所以就没有多想,可是现在回想起她死之前,萧兰对她说的那段话,分明是说,在萧兰和郑凉的背后,还有神秘的人在操控着这些事情。

这个时候,方蔓手里的手机又响了,她低头一看,是萧兰的电话。

方蔓没有接,如果按照上一世的走向,她现在仍旧在昏迷当中,怎么可能接电话呢?

果然,响了一遍没有人接之后,萧兰就没有再打。

事不宜迟,方蔓不再想那个背后的主谋,连忙从房间出来,不过,她在出来之前,把门外的餐车推进房间摆好,然后把房间里那个有情玉催化剂的蜡烛,全部点燃。

这个蜡烛她可是熟悉的很,她当时差一点就控制不住自己,也正是因为这个,暴怒的秦沣回去后差点强要了她。

幸亏她身体吸收药效比较慢,要不然她就废了。

方蔓有种猜测,既然这个蜡烛不是现在点燃的,那也一定不是那个男人,她记得,她醒来的时候,只有她自己的状态不对,那男人很正常,她也隐约记得看见了蜡烛的残渣。

这说明,接下来一定会有人来确认她是否还在昏迷,然后点燃蜡烛离开,好让她把蜡烛散发的药效吸收进去,等那个陌生男人来的时候蜡烛正好烧完,她苏醒,然后秦沣他们一到,正好看到她向男人求欢的一幕。

如果这个计划的主人公不是她的话,方蔓都忍不住要夸上一句完美。

不过,思来想去,方蔓觉得,这个人可能就是萧兰,现在,为了“回报”萧兰,她已经替萧兰提前把蜡烛给点燃了,还顺便送了一个大礼。

做完这些,方蔓出了房间,把房卡留在门口,下楼去前台重新开了一个房间,就在刚刚房间的对门。

现在,她只有十分钟时间布置现场,晚一分钟都不行,因为秦沣是特种兵出身的缘故,他对于时间的把握特别的精准,这个男人绝对会在十分钟以内到达现场。

时间不等人,方瑾又向餐饮部定了加急的烛光晚餐。

在等晚餐的期间,对面的房间有几声细微的动静被方蔓捕捉到了,她忍不住微微一笑。

好戏,即将上场了呢。

八分钟之后,晚餐准时送到房间里。

方蔓手脚麻利地把餐车上的盘子全部摆在客厅的餐桌上,红酒倒好,蜡烛点上。

看着摆放整齐的餐具,她顿时松了口气,大功告成!

就在这时候,门外的走廊上,突然响起了一阵混乱的脚步声,来人应该不少,方蔓偷偷打开门,通过缝隙听着他们的谈话。

“伯母,听说小蔓要给我们一个惊喜,您知道是什么吗?”方夏从后面走上来,亲密地挽着秦夫人的胳膊问道。

方夏,方蔓的堂姐,秦沣的爱慕者。

秦夫人想起方蔓在大婚之夜当着所有人的面去找别的男人的做法,脸上的笑容顿时有些勉强,但她最后还是柔声说道:“不清楚,蔓蔓从小就很有想法,别人是猜不到的。”

听着秦沣母亲有些无奈,但还是充满宠溺的话,方蔓忍不住鼻子一酸,视线瞬间模糊。

想起上一世,她把秦家父母对她的所有宠爱都耗尽了,甚至最后,还让他们落得了死无全尸的下场。

他们秦家所有的惨痛遭遇,都是因为她信错了人。

秦阿姨,秦叔叔,对不起,我错了……

这句充满愧疚和悔恨的话,方蔓只敢在心里说。

虽然现在可以重来,但是她不能当这些事没有发生过。

有些仇,她一定要报!

此时此刻,方蔓眼里迸发出的恨意浓厚又坚定。

“我说大嫂,你这个‘好’儿媳可别再整出什么幺蛾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再弄出什么野男人来,那可就丢人了。”这时候,王晓凤阴阳怪气的说道,这可不是她说话难听,能在新婚之夜找别的男人的女人能是什么好鸟?

方蔓记得她,这个叫王晓凤的女人是秦沣二叔的老婆,喜欢添油加醋的嚼舌根。

上一世的时候,就是这个女人把她幽会野男人的消息传遍了整个秦家,乃至媒体,不仅让秦沣的父母和她的父母丢尽了脸面,还让秦沣的爷爷一气之下,把他们赶出了秦家。

不过嘛,这一次,她传的是谁的八卦可就不一定了呢。

王晓凤的这一句话顿时就让秦夫人冷了脸,“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切,自己儿媳行为不检点还不让别人说了?”王晓凤不服的跟身旁的人小声嘀咕。

身旁的妇人尴尬地笑笑,虽然她不好附和,但从她看好戏的眼神里就能看出来,她也认为方蔓不是什么安分的人。

外面的这些人都是来看好戏的,方蔓把注意力从他们身上拿开,但她觉得有些奇怪的是,秦沣呢?

按理他应该先这些人一步到酒店才对,怎么外面没有他的声音?

顶着满脸问号,方蔓小心的把门缝开大了一些,打算拿着小镜子偷窥外面。

正当她把脸贴在门缝上,像个猥琐偷窥汉一样使劲往外瞅的时候,在她身后,突然响起一个低沉耳熟的声音。

“你在干什么?”

查看全文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