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少过来谈个恋爱

易少过来谈个恋爱

萌萌 作者

主角:宁苒、易寒谨   来源:万读小说

总裁   重生   宠文   霸道总裁   言情

0.7万字 完结2019/06/25

上一世,宁苒死得凄惨,含恨而亡。 重活一次,渣男贱女们,吃了我的吐出来,欺负我的加倍还回去! 擦亮眼睛后发现老公又帅又厉害,该怎么办? 当然是抱紧大腿,走上人生巅峰了。 小剧场: “易总,夫人跟人撕逼打架,人都被担架抬进去了医院。” “什么?”易寒谨倏然从老板椅起身,俊脸满是紧张,“哪个不要命的敢伤我媳妇?” “不是夫人受伤,是夫人将人家打伤了。” “多大的事,”男人松了口气,又吩咐,“给夫人再加几个保镖,以后不用夫人出手。” 结婚几年后,宁苒的肚子没点动静,有些着急了,晚上郁闷得辗转反侧,索性将身边酣然大睡的男人踹醒,“老公,外面的人说我不行,这么多年我的肚子都没反应。” “……” 后来,宁

免费阅读

淡橘色的阳光透过纱窗洒进来,镀在躺在大床上的人的容颜上。

羽睫上下阖动了两下,视线渐渐聚焦,宁苒从床上醒来,挣扎着醒来,浑身像是在搅拌机里碾压过一般。

她是被李婉儿那贱人给摁在水里溺水死掉了吗?

伸手摸了摸自己有点发疼的脖子,她发现自己的掌心柔滑得像是丝绸般,根本就不想是她平时做花艺带薄茧的手。

她倏然起身,由于过于激烈,甚至一个踉跄差点摔倒,拨腿走到梳妆台前,清晰的大镜子里面倒映出那张绝美靓丽的小脸时,她整个人都有一瞬间的蒙圈。

这水灵青春的面容,不就是她二十三岁的时候。

联想到临死前听到的那道空灵沉稳声音,她认清了一个事实,她真的重生了。

重生到了二十三岁。

她胡乱地摸出手机,看了一下显示屏上面表示的时间X年8月28日,她差点激动得流泪。

她永远忘记不掉,这一天晚上,是她和易寒谨离婚的日子。

上辈子,她就是听信李婉儿那个白莲花的胡言乱语,以为易寒谨是个冷酷无情的大恶魔,便整天和易寒谨闹离婚。

易寒谨寡言少语,不擅长表达自己的情感,加上有李婉儿这小婊渣在背后搞小动作,三年的婚姻一点点支离破碎。

当易寒谨真的和自己离婚后,就去酒吧买醉,最后被人整得断腿成为残疾人。

而易老爷子日渐对自己失望,断绝了关系,最后被李婉儿推下楼梯去世,然后就是自己的死……

幸好,现在悲剧还没有发生,一切都还来得及。

既然她重生了,那她一定要改变自己的命运,保护好自己所爱的人,再也不要重蹈覆辙,落得那么悲惨可笑的结局。

目光触及手上戴着那串李婉儿送的廉价手链,她慢悠悠地摘下来扔到垃圾桶里,眼神坚定又锋利,又拨了几张纸巾盖在上面。

想着就作呕,看着就碍眼。

可这碍眼的人此时却敲了敲她的门,“姐,你醒了吗?我可以进去吗?”

宁苒三步做两步跑到床边,躺了上去,一副柔弱的模样。

按照她重生的时间地点来看,这个时候,她正处在感冒发烧阶段。

“醒了,进来吧。”她倒是要看看,这白莲花想要干什么。

见床上的人脸色有些苍白,但即使生病,依旧挡不住那张倾人城的脸,李婉儿深吸一口气,将心底的嫉妒羡慕收藏起来。

等宁苒这蠢货离婚后,就可以将她狠狠地踩在脚底下了。

“姐,你有给易寒谨打电话么?”

宁苒心底冷笑,瞧瞧,都不关心自己的病,一开口就是易寒谨易寒谨的,显然是偷窥已久。

这演技真是高超。

自己以前被她虚伪做作的演技给骗了,没有看清她的真实面目。

当年易老爷子收养自己后,看自己一个人孤单,便提出给自己找个女孩作伴。去到孤儿院,见李婉儿被一群孩子围在一起欺负,自己一个心软,便将李婉儿带回了易家,没想到她却狼心狗肺,最后害死了自己和易老爷子。

宁苒气得手背青筋都稍微凸起,将手藏在羽被下,装迷糊,“为什么要打电话?”

李婉儿心里暗骂一声蠢货,面上却言笑晏晏道:“姐,你忘了,你今天要和易寒谨离婚呀,这离婚协议书我都给你打印好了。”

说完,她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两张离婚协议书,递到宁苒手上。

几个黑体大字狠狠的撞进了宁苒黑亮的瞳仁里,这个协议书就是上辈子悲剧的开端,这一世,她就算是死,也不会和易寒谨分开的!

李婉儿这是迫不及待就想要自己和易寒谨离婚,趁机上位吗?

想得美!

见宁苒没有立刻答复,李婉儿有种不好的预感,“姐,你不是说和易寒谨离婚,是你最大的愿望吗?他冷血无情,手段阴狠,你难道要和一个行走中的冰块过一辈子吗?”

呵呵,这些污点,不都是你教给我的?

宁苒脑子飞速地转了转,接过她递过来的离婚协议书,不过她现在不打算直接和这白莲花撕破脸,免得她起疑心提高警惕。

单手捂着额头,佯装难过无力的模样,“我现在正生着病,先不讨论这个事情。”

这怎么行?这个离婚的事情她都筹备了好久,怎能半途而废?

将手里的笔塞到对方的手里,“姐,就签个名字的事情,用不了多少秒的事情。”

真是着急呀。

我偏偏不如你得意!

宁苒咳嗽了两声,吩咐,“现在快要六点了吧,我的感冒药是饭前吃的,你去帮我冲一下药剂。”

“姐,你先签名吧。”李婉儿很是执着。

宁苒脸色沉了沉,“怎么,在你的眼里,你姐我的身体健康还比不上这离婚协议书?”

向来对自己言听计从的女人,现在竟然用长辈的身份来命令自己,李婉儿气得肝脏都颤抖起来。

但为了维持自己善解人意的人设,她微笑着点头,起身去冲药剂了。

一边冲药剂,一边腹诽,苦死你,吃药吃死你等诅咒的话语。

身后传来一道微微沙哑的声音,“用温水冲剂,那药有点苦,你再给我拿一杯养乐多。”

她最喜欢的饮料就是养乐多了,至少每天晚上都要喝一杯。

李婉儿气她笨如大牛,没点悟性,就知道喝,拼命压住气得有些发抖的肩膀,乖巧地点头,“……好。”

竟然敢把我当做佣人来指使,我让你喝成个死胖子!

宁苒吃完药,喝了养乐多,连看李婉儿都顺眼了不少,正准备再睡一会,李婉儿这聒噪的嘴又提离婚协议书的事情。

实在是躲不过,宁苒蹙眉,摆了摆手,“离婚这事情没这么容易,你这协议书不行的。”

“怎么不行了?”

“这离婚得要离婚的人一起去民政局,当着人家工作人员的面签,我在这里签了都没用,没有印章,是不成效的。”反正她这辈子是不会再踏进民政局的大门了。

“怎么会?易家有权有势,普通人得去民政局办事,但你和易寒谨不同,到时候稍微给工作人员施压,就会办了。”

一提到易家的本事,她还有点沾沾自喜,好像是她有权有势似的。

再说了,易家虽然是名门,但从来不做以权势压人的事情,除非是被人欺负。

一想到上一世的惨死,要不是想要让李婉儿体验一下生不如死的滋味,宁苒早就和她撕破脸皮了,反驳,“我看你是霸道总裁看多了,现在是法制社会,人人都得要守法,我易家也不例外。”

她说的是“我易家”,而不是“我们易家”。

李婉儿很敏感地注意到了这句话,她很是敏感。

她和宁苒都是易家收养的孩子,但宁苒的爷爷对易老爷子有恩,宁苒自然比自己受宠,现在又嫁给了易寒谨,自己在易家的身份地位就越发的尴尬了,主子不像主子,佣人不像佣人的。

所以,她得要加快动作,踩着宁苒上位,成为易家下一任的主母!

宁苒看着她外表是白莲花楚楚可怜的模样,内心却阴狠至极,做事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恶心得要命,便说:“这种事情是常识,初中生都知道。”

宁苒气得一佛出生二佛升天,她竟然暗骂自己是没有常识的蠢蛋!

垂着眸,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般,又折回了原来的话题,小声询问:“那你不和易寒谨离婚了?”

“我不想离了。”

查看全文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