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总宠妻老婆我错了

霸总宠妻老婆我错了

爱哭的小魔王 作者

主角:洛恩曦、傅皓琛   来源:公主书城

总裁   宠文   虐心   霸道总裁   言情

6万字 完结2019/07/18

傅皓琛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一个堂堂的总裁会沦落至此,俗话说的好啊,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啊。 他低声下气的跪在指压板上:“老婆,我错了,只要你跟我回家,我把那些欺负过你的人渣都欺负回去,” 洛恩曦不屑冷笑:“傅皓琛你别以为这样我就能原谅你!”

免费阅读

不知道究竟过了多久,洛恩曦半跪在地上的双腿已经有些麻痹了。

原以为,傅皓琛可能回来,等了这么久以后,才知道不过是她的自欺欺人。

他,根本就是想报复她,折磨她——

洛恩曦撑着身体,缓缓的从地上站起来,目光最后一次,看了眼墓碑上,父,傅皓琛那一栏。

转身,迈开已经发麻的腿,离开。

偌大的,漆黑的墓园,一阶一阶空空的楼梯走道,洛恩曦纤细的身影,走在其间,像是一个黑色的移动的小点。

从墓群走出来,整整用了一小时,洛恩曦才找到了墓园的出口。

然而,她才刚走出来,身后一只大手,猛地攥住了她的手腕。

洛恩曦吓了一跳,回眸,还来不及惊呼,就看到那道高大挺拔的身影,对方正凶神恶煞的盯着她。

“傅、傅皓琛……你,你还没走……”她吓得连说话都变得结结巴巴。

“你在紧张,在心虚?洛恩曦,是不是亏心事做多了?”傅皓琛眯起眼睛,一双厉目犹如冰冷的尖刀,意思里,明显是在暗指洛恩曦残忍的害死了那个未出世的,无辜的孩子。

“我没有……”洛恩曦掐紧手指,使劲想抽出对方攥住她的那只手。“傅皓琛,你放开我……”

“呵!”傅皓琛轻笑了一声,冷酷的扬起眉角,“我让你为小梨忏悔,我什么时候允许你擅自离开了!”

洛恩曦蹙了蹙秀眉,尔后平静下来后,才缓缓开口,“傅皓琛,那个孩子和我没有半点关系,我现在又累又困,我要回去休息了!”

“洛恩曦,你到底要不要脸?当初要不是因为你,夏暖和我的孩子,现在都该两岁半了!”傅皓琛盯着她,恨不得将她这张淡定的假脸撕开。

洛恩曦心尖一颤,差点就将那个孩子不是傅皓琛的话,脱口而出,但是话已经到了嘴边,她还是忍了下去,只能苦苦的哀求对方,“傅皓琛,请你放开我,我要回家休息了。”

“回家?傅宅么?那是你的家吗?如果不是你的插足,现在傅宅的女主人,就应该是夏暖,而不是你这个小三!”傅皓琛攥住她手腕的手,忽然向上移,狠狠的掐住了她纤细的脖子。

洛恩曦的脖子一紧,呼吸被夺了去,眼眶倏地就红了,“傅皓琛,你到底要怎么样,才可以放过我……”

“放过你?不可能!”男人松开了她的脖子,大手一把拉住了她,近乎野蛮的将她拖到了黑色宾利边上。

“傅皓琛,你又要做什么……”洛恩曦拧着眉头,手腕生疼生疼的,已经多出了一条殷红的勒痕。

傅皓琛拉开后车座的车门,连拖带拽的,强势的把洛恩曦塞进了车厢内,“做什么?你说呢?这不就是你一直想要的事情吗?”

洛恩曦的后背猛地贴在后座的真皮软座上,一只脚还落在车门边,脚上的拖鞋不知何时已经掉了,凉飕飕的风从脚边灌过。

下一刻,面前的男人倾身压了下来,独属于他的气息,全数的包裹住了洛恩曦。

“傅皓琛……你疯了吗?不……”洛恩曦惊恐万状的望着他,已经预感了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行为。

可是,这里是墓园啊……傅皓琛,他怎么可以在这里对她……

不要两个字还没有完整的说完,男人冰冷无情的薄唇,已经牢牢的堵上了她的唇角。

唇上一重,洛恩曦几乎是放弃了挣扎般,顺从的闭上了双眼。

与其说,他们是在接吻,更不如说,是傅皓琛对她的一场惩罚。他像是故意一般的,用力的、狠狠的碾压着啃咬着她的唇瓣。

是了,她该认命的!

嫁给傅皓琛,就注定了对方对她无穷无尽的羞辱和折磨。

眼角边,眼泪无声的落下,滑过面颊。

傅皓琛单手擒住她的手,一只大手逐渐往下伸去,在拉扯她的裙子侧边的拉链。

男人的唇,依旧不知停休的在女人的嘴角、脸颊上,报复一般的啃咬着。

直到他吻到了她的眼泪,咸咸的滋味,令他的心口,像是被什么尖锐的利器,狠狠的戳了一下。

傅皓琛的动作停了下来,仿佛顿时就失去了兴趣一般。

觉察到对方那强大的男性气息逐渐收敛,洛恩曦睁开了溢满水雾的双眸,就看见傅皓琛已经从她身上离开。

洛恩曦暗暗松了一口气,连忙爬坐起来,双手抱在胸前,整个人靠坐在车窗边,像是一个受伤了的小鹿。

“洛恩曦,你现在就这么抗拒我吗?”傅皓琛立在车门边,一只手懒懒的插在西裤口袋里,黑曜石的眸子,幽幽的望着缩在车内的洛恩曦。

他看的出来,她的恐惧、拒绝,根本不是装出来的。

第一个反应是,她在外面有别的男人了?

洛恩曦抱着臂弯,双眉皱的紧紧的,抿了抿唇,一开口,声音里带着浓浓的鼻音。

“是……傅皓琛,我知道你恨我,你想折磨我,可是这里是墓园,随时都有人经过,就算你想报复我,也请不要在这里。你不嫌难堪,我还嫌难堪……”

车灯亮着,傅皓琛看见女人的发顶在灯光下,微微蓬乱。上身的衬衫领口崩开了几粒纽扣,裙子的拉链也裂开了,样子十分狼狈。

他的心扯了扯,仿佛是心软了一般,竟然真的想要放过她。

傅皓琛没有说话,砰的一声,一言不发的关上了后车座的门。

抬起脚,走到驾驶位,坐下。

发动引擎,车子朝着前方开了出去。

一切又恢复了平静,洛恩曦的一颗心,终于落了地。

想到刚才,他在车里对她的行为,她还一阵后怕,害怕他真的会在墓园门口,对她就地正法。

像傅皓琛那样的人,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呢。

车子到达傅宅时,车窗外的天,已经灰蒙蒙的亮了起来。

他们整整折腾了一夜……

这一次,洛恩曦没有像之前一样的睡着,她像是一个浑身竖起了刺的刺猬,时刻警惕的防卫着。

直到耳边传来男人低沉,冰冷的嗓音,是命令她下车。

洛恩曦动了动,因为缩在后车座的姿势,所以现在全身都麻痹了,抬一下腿,都在在发麻。

“洛恩曦,你还在慢吞吞的磨蹭什么,滚下车!”傅皓琛冷漠的声音,再一次传来。

闻言,洛恩曦心头一紧,连忙加快了动作,但是手脚还是麻的,好不容易摸开了车门把手,她着急的从车上下来,脚刚踩到地面,发麻的腿站立不稳,整个人就摔在了地上。

但是,她根本不敢多耽搁一分钟,抬起一只手,就妥帖的帮男人关上了后车门。

傅皓琛坐在驾驶位上,抬眸看着车后镜,将女人下车的一系列动作,收进眼底,包括她最后跌在地上,狼狈的模样。

他的脸上没有浮出多余的表情,发动车子,绝尘而去。

洛恩曦就那样跌坐在地上,远远的看着他的汽车尾巴渐行渐远,最后缩着一个影子,消失不见。

大抵,他是去医院看何夏暖了吧。

毕竟,今天是那个孩子的忌日,他每年的今天,都会去看望何夏暖。

心猛地一沉,像是跌入了万丈深渊。

洛恩曦吸了吸气,双手撑在地上,想要起身,才发现因为从车里摔下来,两个膝盖,已经磨掉了一层皮,有血肉翻出来,上面盖着一层薄薄的灰。

可是,她居然一点都没有感觉到疼……

是心,更疼吧。

洛恩曦一点一点的站直背脊,眼泪终究还是不堪负重的从眼眶里,大颗大颗的砸下来。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