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首席被反撩

腹黑首席被反撩

我爱卡卡 作者

主角:凌子苏、聂立言   来源:微阅云

总裁   宠文   虐心   霸道总裁   言情

409万字 完结2019/07/19

她的婚礼上,“死”了五年的未婚夫突然出现,上演了一幕抢婚的戏码。然而,当她看到和未婚夫一模一样的男子时,彻底傻住!到底,谁才是她曾经爱的那个男人?

免费阅读

脚步还没有迈出,眼前忽然一晃,她就看到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立在落地窗前。

子苏被吓了一跳,本能地惊呼了一声,身子也跟着反射性地倒退了两步,等到她看清楚那边站着的身穿黑色西服的男人的时候,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你好,不好意思,我不知道这里有人,所以没有敲门就进来了。”子苏吞了吞口水,心里思索着,这应该就是这栋房子的主人了吧?

男人逆光站在那里,落地窗外面明晃晃的阳光透过玻璃打在了他的身上,仿佛是给他整个人镀上了一层光晕,让人看不真切。

子苏站在原地,怔怔地看着他的背影,心头微微一跳,仿佛是觉得有些熟悉。

可是半响男人都没有动弹,像是根本就没有听到房间里面有另外一个人的声音,保持着原来的姿势站在那里,给人一种陷入了某一段回忆之中不可自拔的深沉。

子苏有些尴尬,一时间进退两难,踌躇了下,还是斟酌着开口,“那个、不好意思请问你就是房子的主人么?”

她想起之前接手这个工程的时候,看过资料,主人好像是姓卫,她想了想,大着胆子又叫了一声,“是卫先生么?我是负责您房子装修的室内设计师,我叫”

“原来给你一个背影,你就不认识我了。”

低沉的男声,倏地打断了子苏的话,只见一身正装的他缓缓地转过身来。

那一瞬间,子苏只觉得自己的头顶像是有一道阴影压过来,原本外面艳阳高照,室内的温度宜人,这一下子却瞬间给人一种坠入冰窖的感觉。

聂立言,怎么会是聂立言?

她用力地眨了眨眼睛,男人却已经一步一步地靠近她。

——不是幻觉,真的是聂立言!

他脚步很慢,优雅地仿佛是一只老虎,在自己的领地巡视一般,看到了猎物之后周身散发着一股蓄势待发的狠劲,嘴角那一抹势在必得的浅笑,带着几分让子苏颤栗的嘲讽。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子苏下意识地倒退了一步,背后却已经抵在了门板之上,她退无可退,双手撑在背后,她不是笨蛋,震惊过后,很快就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念头,“你聂立言你这个房子是你的?”

她猛地瞪大了眼睛,瞳眸深处写满的都是不敢置信。

如果这个房子是他的,那么早在自己和陈学礼结婚之前,他就已经回C市了,可是他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选在自己结婚那天出现,这一切都说明了什么?

子苏那颗早就已经破碎不堪的心,此刻更是像是被千刀万剐了一样的疼痛难忍。

他就是设计了一切,他就是为了报复,他就是要让自己走上这个没有退路的悬崖上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他的报复

“怎么,看你的面色这么精彩,是不是想到了什么很有趣的事情?”将她脸上所有的情绪尽收眼底,男人十分享受她面色苍白的样子,高高在上的姿态,就这样看着她,看着她在痛苦的深渊不可自拔,他却压根就没有打算伸手拉她一把。

子苏浑身都在发抖,她紧紧地捏着自己的手掌,修长的指甲几乎是要陷进自己的掌心,她却浑然不觉得疼痛,颤抖着声音一字一句地反问他:“有趣么?聂立言,你觉得这一切都很有趣么?!”

男人的手臂倏地伸出来,横在了她的两侧,生生地将她整个人禁锢在了墙壁和自己的势力范围之内,危险的气息一寸一寸逼近她,他忽然腾出一手擢起她的下巴,眯起眼眸,“瞧你这幅样子,现在是在生气?”

他的语气里充满了揶揄,幽深的眼眸里却过于阴沉而冷酷,“怎么?是不是觉得被人欺骗了很难受?那么你有想过我么?如果我真的死了,你是不是打算和别的男人幸福地过一辈子,嗯?凌子苏,你晚上睡觉的时候都不会做噩梦么?”

整个世界像是骤然安静了下来,如此熟悉的俊脸就在自己的眼前,不到一公分的距离,可是她却觉得自己再也抓不住了。

他的眼眸深处有的都是恨意,子苏看的一清二楚。

——那是一种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活生生给凌迟了一般的恨意。曾经的那些宠溺、爱恋、迁就早就已经不复存在。

他还是聂立言,只是不是她的聂立言而已。

“我知道我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她的声音出奇地平静了下来,垂着眼帘,慢慢地说:“我也不会为自己解释什么,当年是我太任性了,差点害死了你,这些年我一直都在内疚。如果我告诉你,我在教堂穿着婚纱的时候,脑子里想的人还是你,你也许会觉得我特别虚伪”

“聂立言,五年的时间,一千八百二十五天,两万一千九百个小时,我没有一刻钟忘记过你。我知道我对不起你,我欠你的永远还不清,可是现在”她刻意顿住,然后慢慢地抬起眼来,望着他幽深的眼眸,像是要看出些什么,可是不管她多用力,还是什么都看不出来。她有些苦涩地扯了扯嘴角,一字一句地说:“现在我觉得轻松了。也许你早就已经回来了,只是在伺机用最有利简单的方法让我痛苦一辈子。恭喜你,你做到了。”

将她逼到如斯的地步,也算是补偿了她欠他的那些

男人却是笑了笑,随即敛去表情,薄唇缓缓掀动,逸出的话还是那样的残忍,“觉得痛苦无力么?可惜了,你应该要做好觉悟,因为这才是刚刚开始。”

子苏不知道他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她也没有打算和他对持下去,因为太累了,她想要离开。

可是他的手还撑在她的身侧,她的下巴还被他不知轻重地捏着,她伸手推了一下,他没有动弹,她咬了咬唇,刚想要说什么,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子苏伸手要去找电话,却不想电光火石一瞬间,她的手就被人按住,口袋里的手机很快就被人夺去,男人阴鸷般的眸光只扫了一眼来电显示,微微一眯,性感的薄唇扬起一抹让人颤栗的弧度,下一秒,电话就被他接通,只是他将手机放在了身后的一个木板上,另一只手却是用力地拽着子苏的手腕,大力一转就将她转向了墙壁,而他高大的身子随即覆了上去。

子苏的心猛然一沉,因为男人的力度过猛,她手腕被摔得一阵剧痛,大脑也有瞬间的恍惚,可是三秒过后她已经反映过来这个男人想要对自己做什么!

惊呼声还没有喊出口,他更是用力地将她的手腕翻了一翻,让她像是一条咸鱼一样趴在墙上,闷哼出声。

“可以叫的再大声一点。”男人贴着她的耳廓,大掌倏地挑起她的下颚,迫使她微微侧过脸来,他的嗓音很轻,“电话还在通话中,你的尖叫声你的未婚夫应该还没有听过吧?不如让他听一听。”

子苏浑身都紧绷起来,然后开始剧烈地颤抖,连唇上最后一丝血色都消失殆尽。

她不敢相信聂立言会对自己做出这样的事情,说出这样的话来。她眼角的余光可以扫到不远处搁着的手机,屏幕上的光似乎还是亮着的,她几乎是可以听到电话那头隐隐约约的男声,在叫她的名字。

陈学礼。

她的心沉落到了无底的深渊,那一定是地狱,她将永不超生。

她紧紧地咬着唇,不敢出声,却又不得不压低嗓音冷静地反问:“你、你到底要做什么?”

“不知道?没关系,你马上就会知道的。”他瞬间接口,脚下微微一动,地上闲置着的木板顿时发出不大不小的声响,电话那头的陈学礼自然是听到了,也因此迟迟没有挂断,这正是他要的效果。

嘴角渐渐地浮上一抹恶劣到了极致的浅笑……子苏的脸色白的几乎是像是一张纸,她本能地想要直起身子,可是他的双手已经按在了她的肩膀上,微微一用力,她根本就动弹不了分毫。

“不要,唔”

“唔,不要,聂,我不”

…………

“子苏!子苏你有没有在听?子苏?!你出了什么事情?子苏!子苏你到底在哪里?子苏!”

身后不远处的手机,此刻格外清晰地传来陈学礼急躁万分的声音,子苏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这边的动静,她因为疼痛浑身都在冒汗,却是死死咬着唇,就是不肯吭一声。

不能让陈学礼听到,这是她唯一的念头!

子苏哪里会不知道这个男人打的什么主意?

如此屈辱的姿势,让她心中恼恨到了极点,却是没有地方可以散发自己的情绪。她只觉自己像是一条砧板上的鱼,等待她的命运就是任由人随意地宰割,她讨厌这样的感觉,哪怕她是有多么的对不起身后的这个男人。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