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瑶木樨传

北瑶木樨传

艾叙儿 作者

主角:梁箢桃、慕容云端   来源:潇湘书院

穿越   仙侠   古风   言情

23万字 完结2019/09/19

江山错落,人间星火。作为侯门千金的她,喜欢游目骋怀、吟诗作赋。她生性刚烈、爱抱不平,却无端卷入了一场惊天阴谋,亲眼见证了人情翻覆和悲惨世界,让她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止乱世,求太平;五谷丰,百姓宁。”一支反抗虐政意欲开创太平盛世的“求活军”在九州大地辗转南北、浴火重生。志士不忘在沟壑,勇士不忘丧其元。作为“求活军”女统帅的她为了所追求的理想和济世主张,肩扛千斤之责,背负万石之任,呕心沥血,锲而不舍。 长恨人心不如水,等闲平地起波澜。究竟是乱世乱了人心还是人心乱了天下?爱情虽弥足珍贵,然和平更来之不易。为此,她困惑彷徨,她性情大变,她委曲求全。知我者谓我心忧

免费阅读

大梁皇帝德宗突然驾崩,他的七名皇子之间展开了历时三年的帝位争夺战,最终的结果虽以肃宗陆俊(时为三皇子)胜出,但期间大梁经历了一场血雨腥风,九州大地狼烟四起,尸骨枕藉,百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苦不堪言。

……

梁箢桃的家乡在河北邯郸一带,那里尤为兵荒马乱,祸乱滔天。

她的父母带着她与众多的流民一起向云中方向逃亡,不料在途中却遭到乱兵打劫,箢桃与父母失散了。

那时她才八岁。

寻不着父母,亦找不到落脚的地方,她成了一个流浪儿,四处游荡,食不果腹。

当走到云中境内的一处山林时,已实在走不动了的她发现山中长着一种红红的野果子,于是索性就留了下来。

一日,梁箢桃在山中发现了一条青蛇,许久不知肉滋味的她便从山上一路追赶着这条青蛇来到山脚下。

然眼前的一幕却让她颇为震惊。

一个似是饥肠辘辘的男孩竟也打着这条蛇的主意。

只见那个男孩撸起衣袖去抓那条青蛇,却被蛇咬了他的左手腕一口,那个男孩当场便昏厥倒地。

原来这是一条有毒的蛇。

……

一缕阳光倾斜下来,照在那个男孩的脸上。半个时辰后,他幽幽醒来。

“小哥哥,你醒啦,快来吃点东西吧!”梁箢桃定定地看着那个男孩,用甜美而稚嫩的声音邀请道。

那个男孩睁开惺忪的双眼,看见梁箢桃正蹲在他的身旁对他甜甜的微笑,其手里拿着根小木棍,木棍上串着不知名的烤肉。

那个男孩心中一惊,猛地坐起来,满脸讶色,道:“你、你是谁?”

梁箢桃并不急着回答,仍是甜美地笑道:“我看你很饿了,还是先把这个吃了吧!”说着便把木棍上烤熟了的肉递给那个男孩。

“这是什么东西?”那个男孩见木棍上的烤肉甚是有些奇怪,其从来没有见过,遂下意识地往后挪了挪屁股。

“你怕什么?这不是你想吃的蛇肉吗?”梁箢桃微微一笑道。

“蛇肉?”

那个男孩眉头紧锁,面色微寒。他突然想起了自己在昏厥倒地前的一幕,又想起了他的伯父派人一路从北燕追杀到中原的种种情形,遂条件反射似的质问道:“你跟踪我?”

闻言后梁箢桃脸色一沉,不悦道:“谁跟踪你?明明是你被蛇咬伤后我救了你,而且还把伤你的蛇烤给你吃……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那个男孩听此一说,立即低头去看他的右手腕,发现伤处绑着一层布,他又用手轻轻抚摸了那里,感觉到里面应该是些草药,至此,他完全相信了梁箢桃所言,其小脸倏地一下红了起来。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竟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那个男孩心中万般惭愧,歉然道:“小妹妹,是我错怪了你……谢谢你救了我。”

一阵微风吹过,一股香喷喷的肉香味扑鼻而来。

那个男孩早已饿得眼冒金星,他吞了吞口水,嘴馋了起来。

梁菀桃云淡风轻道:“举手之劳而已!”说着她又将烤熟的蛇肉递给那个男孩,柔声道:“趁现在还是热的,赶紧吃吧!”

那个男孩虽眼巴巴地看着蛇肉,但却没有接收的动作。

“你就别犹豫了,想吃就吃吧,你看,你都流口水了!”言罢,梁箢桃吃吃地笑了起来。

那个男孩不以为杵,他下意识地看向梁菀桃,见她一对清莹秀澈的大眼睛,仿佛一泓清泉盈盈流动,虽有些蓬头垢面,然面色和神态里掩饰不住说不尽的温柔可人。

一股暖流涌进那个男孩的心田。他接过蛇肉,大快朵颐起来。

吃到一半后,那个男孩想起了什么,遂突然停了下来,认真地看着梁箢桃,柔声道:“你肯定也饿了,这一半还给你。”

梁箢桃摇了摇头,淡然一笑道:“我不饿,我才把它的好朋友给吃了呢!”

“它的好朋友?”那个男孩讶异道。

梁箢桃目光如灼,微微一笑道:“当然也是一条蛇啊!”

其实根本就没有这回事,梁箢桃只是见这个男孩比自己还饿,怕他不愿吃,于是才故意编了这么一个谎言。

那个男孩闻言后顿感自己有些白痴,颇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又继续吃了起来。

“还好吃吧?”梁箢桃柔声问道。

“嗯。”那个男孩满足地点了点头。

这个男孩长得轮郭分明、五官立体,额头上有个红色的弯月胎记。

“小哥哥,你应该不是我们中原人吧?”梁箢桃冷不丁地问道。

那个男孩顿时有些紧张,结结巴巴道:“你、你为何会如此说?”

“因为你的长相,尤其是你额头上的那个胎记。”梁箢桃随口回道。

那个男孩怕暴露自己的身份,遂急忙解释道:“我母亲是胡人,不过我父亲是地道的中原人,而且我也是在中原长大的。”

事实恰好相反。不过那个男孩从他母亲那里学会了中原话,这一优势让他的回答无懈可击。

“那小哥哥叫什么名字?”梁箢桃继续问道。

那个男孩准备说个假名。他想了想,既然自己的名字叫慕容云端,而母亲姓窦,那就叫窦云端吧。

念及至此,那个男孩沉声回道:“我叫窦云端,小妹妹,你呢?”

“我叫梁箢桃,今年八岁,河北邯郸人。”梁箢桃不假思索道。

“梁箢桃,梁箢桃,名字真好听!”慕容云端此时突然想起了什么,好奇地问道:“你小小年纪怎会帮人治伤?”

梁箢桃眼睛一亮,得意洋洋地说道:“从我娘亲那里学了点皮毛。”

“那你的娘亲呢?你怎么没有跟她们在一起?”慕容云端疑惑道。

一说到自己的娘亲,梁箢桃的脸色突然暗淡了下来,沉默不语。

慕容云端见梁箢桃形单影只,又见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遂缓缓站立起来,柔声道:“小妹妹的家在何处?我这就送你回去!”

梁箢桃目光呆滞,摇了摇头,叹息道:“我已找不到了,何况是你!”

顿了顿,梁箢桃问道:“那哥哥的家又在何处?”

“在北……”

话还未说出口,慕容云端突然想起自己的母亲在南逃时曾反复告诫过他,让他千万不能泄露自己的身份,连自己是北燕人这一点都不能说。

慕容云端略一沉思后幽幽道:“我们一家到京城探亲,半路上遇上了劫匪……后来我就跟父母失散了。”

“没想到哥哥竟跟我一样!”梁箢桃感叹道,双目不知不觉间红润了起来。

“妹妹也跟你的父母失散了吗?”慕容云端讶异道。

“嗯!”梁箢桃凄然道,“所以我就流落到了这里。”

“那妹妹接下来做如何打算?”慕容云端心下恻然,关切道。

梁箢桃眼巴巴地望着云端,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动容道:“我想跟着你!”

“跟着我?”

慕容云端顿时被这句话给怔住了。要知道他此时才十岁,自身都无生存能力,怎能照顾比他还小的女孩?何况,自己还要去寻找父母,茫茫人海,寻路艰辛,说不定自己什么时候就倒下了。

“你为何要跟着我?”慕容云端不解道。

“因为我已经好久没有看见过人了,整天待在这山上实在无趣,而且可以吃的野果子都被我给吃光了……所以只能跟着你。”梁箢桃嘟囔着小嘴,满脸无奈道。

闻言后慕容云端心中五味陈杂。愣怔片刻后,他看向那片山林,惊愕道:“妹妹竟一直待在这山林里?”

“快两个月了,所以,哥哥就带我一起走吧!如果你嫌弃我的话,那就等把我带到人多的地方后再把我给抛下吧!而且我会自己照顾自己的,绝不会给你添麻烦……何况,若是哥哥又被蛇给咬了怎么办?”梁箢桃可怜巴巴道。

“我倒不是不想带你一起走,只是我如今都自身难保,而且也不知该前往何处?”慕容云端叹着气,眉宇间笼罩着一层愁雾。

“那有什么关系?反正我们两个如今都无依无靠,只有靠我们自己了,能走到哪儿就算哪儿吧!”梁箢桃带着似安慰似自嘲的语气道。

慕容云端瞳孔微微一缩,陷入了沉思。

“哥哥还犹豫什么呀?难道你要你的恩人在这里当野人不成?”梁箢桃着急道。

“野人?”

慕容云端认真地看着梁箢桃,见她披头散发,面黄肌瘦,还真有几分像野人,顿时鼻子一酸,动容道:“那好吧,我们就结伴而行。”

梁箢桃立时笑逐颜开,像被灌了蜜糖似的。

……

慕容云端、梁箢桃结伴而行走了近一个时辰后,夜色已如墨,实在难以再前行。

且此时,梁箢桃又饿又累,想停下来歇息。因为她根本就没有吃蛇肉甚至一天以来都没有吃过任何东西。

慕容云端见梁箢桃难以支撑下去,遂同意停下来歇息。

二人便到就近的一处山林寻了处落叶较多的地方,躺下来和衣而睡。

约莫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夜空中传来小孩的哭喊声和大人的狂笑声。

慕容云端睡得正香,然梁箢桃却因饥肠辘辘怎么也睡不着,所以她对这奇怪的声音听得清清楚楚。

这声音让她头皮发麻,汗毛瞬间倒立。

梁箢桃急忙翻身起来,摇醒了慕容云端:“哥哥,你听,那是什么声音?”

喧嚣的声音在寂静的林子里、在宁静的深夜越发明显,令人毛骨悚然。

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慕容云端立即起身准备和梁箢桃去看看究竟。

二人循着声音的方向蹑手蹑脚地寻去。

却看见前方有一簇篝火。

篝火边有两个大人和一个小男孩。

查看全文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