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国公嫡女

重生之国公嫡女

橙子大人 作者

主角:舒凝安、凌鸿墨   来源:袋鼠书城

穿越   重生   古风   宠文

164万字 完结2019/09/19

舒凝安出身国公嫡女,有富贵的出身,疼爱自己的丈夫,却在自己姐姐贵妃出事之后,被丈夫跟自己的堂妹舒凝罄,双双背叛,含恨而死 重生在十三岁那年,她发誓,重活一次,她一定要复仇!

免费阅读

南宁王世子凌鸿墨开口为宋子清说话,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就连凝安也不由多看了凌鸿墨两眼。

京城谁不知道南宁王世子凌鸿墨,是个花天酒地的风流公子哥?凌鸿墨身为国戚,非但没有一丝皇宫贵族的样子,反而与一般纨绔子弟并无两样。

不过也正是因为凌鸿墨,平日里不拘小节的名声太过响亮,所以在场众人虽有些疑惑,却也没有深想,都当是凌鸿墨不懂规矩,胡言顶撞太子。

只有定王凌鸿安疑惑的望了眼凌鸿墨,心里有些意外。

自己是了解这个友人的,凌鸿墨在外虽一直表现的放|荡不羁,但却不会轻易掺和这类党派之争。

可这一次,凌鸿墨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驳了太子的意,这跟凌鸿墨的性子不符呀。

太子没想到居然有人公然驳自己的脸面,心下不愉,看清说话之人是凌鸿墨之后,不愉之感更重一层。

不知有意还是无意,他一直感觉凌鸿墨对自己怀有敌意,可当他仔细观察时,凌鸿墨又恢复一副风流不羁的样子,仿佛一切都是他的错觉。

“世子此言差矣。”太子虽心内不快,面上却依旧笑容不减:“今日宋学士寿辰,本就应该是欢庆达旦的日子,没必要为小事伤了和气不是?再说宋大人本就是有心为宋学士好,送上子嗣,也不过为了宋学士能有个儿子继承香火,其心意是好的,不过用错了方法,你说是吗,宋大人?”

瘫坐的宋子新见太子看向自己,明白太子是在帮衬自己,不由得目光感激的看了太子一眼,忙不迭点头附和:“是,是这样,没错,我只是想到哥哥年已四十,仍旧没有子嗣,担心哥哥没人继承香火,才出此下策……”

“呵!小事?”凌鸿墨看都没看宋子新一眼,冷哼一声道:“众目睽睽下诬陷朝廷重臣,还出言不逊,说宋学士除了嫡长子的身份一无是处,学士府本该是他的,这算小事?”

太子闻言一怔,脸上的笑几乎要维持不住。

凌鸿墨处处出言针对他,他不得不怀疑凌鸿墨究竟是有心,还是无意。

“宋大人的初心毕竟是好的……”太子僵着笑,硬邦邦道。

凌鸿墨不再言语,冷然一哂,极尽不屑,却比任何话都更打脸。

“宋学士已经说过了,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宋子新诬陷朝廷重官,可是重罪,宋学士清正高廉,尽管犯事的是自己弟弟,亦不徇私枉法,包庇重犯,皇兄身为太子,又怎能顾念私情呢?”

凌鸿安不知道凌鸿墨为何突然出言抨击太子,但凌鸿墨既然已经开口,他定然是要帮衬的。

凌鸿安这一番话说的不可谓不重。

言外之意,就是在讽刺太子徇私枉法,看重裙带关系,行不正坐不端。

这样一个看重裙带关系的人,日后若是当了皇帝,可是百姓之祸啊!

这话说出来,在场众人都是变了脸色。

凝安意外的看了凌鸿墨与凌鸿安一眼,没想到他们不仅敢公然挑衅太子,还堂而皇之又理所应当的给太子安了这么样一顶大帽子。

要知道,太子凌鸿琪与王家关系极为密切,王家家大势大,已逝的太后以及当朝皇后都是王家所出,前世舒家也是灭在了王家与太子联手之下,现在的朝廷,基本上没人敢惹太子和王家的霉头,可凌鸿墨居然就敢公然驳太子的面子!

这个凌鸿墨,绝不像外界传言的那么没用!

凝安看着那个貌似随意,玩世不恭的南宁王世子,心内暗自肯定到。

虽有许多人是王家与太子的羽翼,但也不乏一心为国,正直不阿之人,御史大夫陈志贤便是这样一个人。

本来太子插手此时,为宋子新开罪,陈志贤便已觉得有些不妥,此时听凌鸿墨与定王凌鸿安这么说,立刻坐不住了,冷声道:“太子既然身为太子,是断不能以情徇私的,君主无情,若是事事依靠关系远近判定罪名,那这国家其实是早早乱了套?千里之堤毁于蚁穴,望太子凡是三思而后行啊!”

太子偷鸡不成反蚀把米,脸上的笑再也挂不住,面色阴沉的扫过凌鸿墨与凌鸿安,却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凝安看着太子黑的发亮的脸色,心里忍不住为凌鸿墨叫了一声好。

她前世自嫁与夏明旭后,就一直深居简出,只远远见过太子几面而已。

父亲舒国公一心为国,最后却在太子的皇位之争中白白牺牲,即便凝安说不上记恨太子,但看到太子吃瘪,心里还是很幸灾乐祸的。

“好了,不就是做弟弟的见哥哥没子嗣,送了个孩子给哥哥吗?何必那么麻烦,做那么多文章?”最后还是王氏站出来解了围。

王氏是太尉王义熹的正室,宋学士寿辰,王太尉并不前来祝贺,反倒是王氏过来,即便王氏是正室,但说不得还是有些失礼的。

但就算如此,在场也没人敢质疑什么,毕竟王家势大,没人想触这个霉头。

王氏一开口,席上众人都不再言语,显然是不想顶撞王家。

王氏早习惯如此,嘴也不停继续道:“依我之见,双方各退一步,宋大人即是出自好心,也不必非要送到圣上面前烦劳圣上了,但犯错自然该罚,干脆就罚宋大人半年俸禄,闭门思过半个月好了,宋学士,你看如何?”

“王夫人既然都开口了,宋某自然不能执意孤行。”

宋学士知道轻重缓急,王氏都开口了,知道事情恐怕也只能如王氏所言,便顺着王氏的话道:“三弟即便犯了错,但他也是一心为宋某着想,宋某自然不能不识抬举,便依王夫人所说的办吧。”

宋姨娘与宋子新这才真正松了一口气,这才发现后背微凉,竟是已被冷汗浸透了。

一场寿宴在众人心思各异中散去。

宋大夫人已然醒了过来,也从丫鬟那问到了她昏迷后发生的事情,心中喟叹,即便他们夫妇待宋子新如何好,可毕竟没办法一家亲啊!

筵席散去之后,宋姨娘跟宋大学士简单客套了几句,便灰溜溜带着舒宁馨与舒文鹏回舒家了。

宋学士送宾客离开,宋氏带着凝安,抱着泽儿去向宋大夫人告辞。

查看全文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