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恨嫁郡主惹不起

穿越之恨嫁郡主惹不起

心溪 作者

主角:宋惜、东方烨   来源:盒子

穿越   重生   古风   言情

13万字 完结2019/09/20

起因:恨嫁山贼宋惜抢了一个相公,到手后才知是个脾气古怪的中年大叔(中年东方烨)。就在她准备放他下山时,大叔嚷嚷着要和她洞房。宋惜意外而亡,穿越到了二十年前,成了郡主。 经过:本以为可以凭借郡主的美貌和身份找到一个如意郎君,却发现郡主得了一种怪病,无人敢娶。东方烨为了骗取宋惜的保命玉石而接近她,欢喜冤家在经历一系列挫折后,终于看到了彼此的心意 结果:两人幸福生活幸福地生活下去。

免费阅读

每当酒足饭饱以后,宋惜总会开始操心自己的终身大事。

上辈子的她虽小有姿色,但因为是个山贼,根本没有好人家的郎君愿意娶她。

而这辈子……

一提起这个,宋惜都会忍不住咧嘴坏笑。

现在的她可是天烬国皇帝长兄、兼任内阁首辅、同时又有京城一帅之称的启明王……之女怡宁郡主周菀妍。

然而并没有什么卯用,依旧是嫁不出去。

宋惜表示很忧伤。

她如今无论是身家、颜值、才华都是京城中数一数二的,可为什么已经年近二十了,还是待嫁闺中,无人提亲呢?

在穿越后的第十五天,宋惜终于按捺不住内心的小小鹿,决定亲自去问问她的那位便宜爹爹。

宋惜去寻启明王时,他正在书房里看书。

虽已年近四十,但便宜爹爹风姿依旧,只见一眼便可让人颔首惊叹。

“爹爹。”

宋惜学着大家闺秀的模样行过礼,在得到对方的回应以后,佯装娇羞地低声道:“爹爹,再过几日,女儿就二十岁了呢!”

启明王一愣,笑得十分慈祥:“妍妍放心,你的生辰宴爹爹已经命人准备了。”

谁在乎生辰宴,重点是“二十岁”好吧!

宋惜压下内心的狂躁,拧着一缕发丝,扭捏地道:“那爹爹给女儿准备什么生辰礼了?”

“妍妍想要什么呢?”

“我想要一个相公。年龄不要太大,长相要好,皮肤要白,重点是要有文采有才情,性情憨厚为善!”宋惜双目含光,像是镶了宝石一般。

“……”

宋惜原以为凭自己现在的条件,这样的要求并不为过,可看启明王那为难的模样,她便又少了一些底气。

“要不然,年纪大一些些也无妨?”

宋惜觉得,实在不行的话,穷点也不打紧。

就算嫁不了状元,能嫁个秀才也是不错的。

然而便宜爹爹依旧是那副吃了蟑螂一样的表情。

“乖女儿啊,这事儿、这事不急,爹爹将来一定会给你寻个好人家的。”

都二十了还不急,这爹真的是亲生的吗?

宋惜还想说什么,可那启明王脸色一变,亲自上手将她推出了门。

吃了个闭门羹的宋惜脸鼓成了包子,双手叉腰,和方才娇羞矜持的淑女模样判若两人。

“老子就不信了,当山贼嫁不出去,现在成了郡主还会没人敢娶?便宜爹爹不给介绍,老子自己给自己找相公去。”

宋惜气呼呼地吐了两口气,大喇喇地便朝王府大门而去。

“小姐,小姐,你去哪儿?”

宋惜才刚走了两步,便被一道软糯好听的声音喊住。

她回头眯眼看了看,说话的是一个年仅十六的小丫鬟,名唤琳琅,正是她的贴身丫头。

“府中有些闷,我出去玩玩。”

琳琅身材纤细,脸蛋却很是圆润可爱,宋惜对这小丫鬟很有好感。

“小姐,您忘了吗,今天是……”琳琅见四周无人,这才压低音量提醒,“您的葵水期。”

宋惜困惑,不过是葵水期,怎么搞得像世界末日一样。

“无妨,你给我准备些月事带便可。”宋惜伸手在琳琅的肉脸上捏了一把。

“可是,可是今天……”琳琅的脸色愈发难看,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宋惜急着出门玩,不想和这小可爱周旋。

“琳琅,你看那是谁。”宋惜目光一转,忽然岔开了话题。

琳琅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一脸懵圈地又回了头,然而只是这一瞬的功夫,她家小姐便已经没了影子。

琳琅跺脚叹息:“这下完了,小姐今年怕是又嫁不出去了。”

甩开琳琅小可爱的宋惜一溜烟回到了卧房中,随意裹了条月事带以后便翻墙出了王府。

宋惜还是山贼的时候学了十年的武艺,黑风寨里除了他的爹爹以外,几乎没有人是她的身手。

也正是因此,只要一有人提及黑风寨,便会顺带想起那位只抢男子不抢银钱的女霸王宋惜。

久而久之,宋惜的名声算是彻底毁了,除了寨子里的兄弟以外,没有男子敢娶她。

可偏偏宋惜口味独特,就喜欢白皙干净又有文化的小白脸。

这样一来,黑风寨里的无数青年都只能充当一厢情愿的落花,并且迫于无奈地还得给这流水找相公。

宋惜过去并没有来过京城,穿越到了二十年前的她反倒成了土生土长的京城人。可惜她并没有多少关于原主的记忆,所以对这个地方不甚熟悉。

本着边玩边找物色相公的原则,宋惜第一时间便寻了一个京城鼎有名气的茶馆。

茶馆有说书先生,也有不少才子佳人,而且还有美食醇茶,简直就是泡仔圣地。

当她一身华服地走进茶馆大门之时,吸引来了不少人的注意力。

身姿绰约,面容娇俏,更难得的是那精雕细琢般眉宇间还透着一股英气。

女子步伐随意,好似未注意到众人的目光一般挑了张干净的桌子坐下。

“小二,来壶好茶。”

“好嘞。”

宋惜一边喝着茶,一边用目光轻扫四周。

这具身体哪哪都好,就是能近怯远症太过严重。她能看得清近物,但距离稍远的物件便变得模糊不清。

简而言之就是十米之内人畜不分,五米之内男女不分。

宋惜拧着眉眼瞥了眼阁楼台上的说书先生,虽看不清相貌,但从轮廓上也能看出是个长胡子老头。

宋惜轻轻摇了摇头,又将目光落在稍近几桌的听客上。

这个太黑,不行。

那个长得太过奇特,不行。

那位身上的异味隔着张桌子都能闻到,还是不行。

宋惜有些失落,话本子里常见的那种温润如玉、淡雅如风的翩翩君子都在哪呢?

城里人的颜值质量也这么差的吗?

就在这时,一道充斥着戾气的嚷嚷声盖过说书先生的温和的声音刺入众人的耳中,紧接着便有人尖叫了起来。

“啊!”

一个浑身酒气的糙汉在一个女子脸上摸了一把,吓得那姑娘尖叫着逃离了。

酒鬼的目光继而落在了宋惜身上,一脸淫笑地朝她走来。

那丑得不堪入目的脸越发清晰,宋惜嫌弃地蹙起了眉头。

她别过脸,慢条斯理地又喝了口茶,仿佛根本就没有发现危险正在接近。

查看全文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