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之暴君的替身宠妃

穿书之暴君的替身宠妃

花间一壶酒 作者

主角:徐景莞、顾夜白   来源:追书云

穿越   古风   宠文

2万字 完结2020/01/03

为了苟命,女主只好硬着头皮去长公主殿里和一众宫妃欣赏刺绣,但明里暗里都在被孙贵妃讽刺。后来更是用女主刺绣闻名淮南一事,与长公主合谋要女主绣一副凤凰俯瞰百鸟图

免费阅读

妈耶……

书里说了吗?暴君还有这个能耐,连谁被点没点过穴都看得出!

徐景莞一时间有些心乱,头脑飞转之下才扯谎道:

“是啊,点过,是臣妾自己点的!”

“哦?”暴君好像饶有兴味。

徐景莞只得硬着头皮继续道:“臣妾三年前入山修行,却是一直不得要领,出山之后一直在自己身上练习,从淮南来京城之前,就练了好几次!”

——苍天啊,不是她真心想撒谎的,倘若说了真话,这就要将欺君之罪坐实。

谁知道暴君顾夜白喜不喜欢迁怒,会不会先凌迟了自己再去灭那徐家满门?

如今还没站稳脚跟,不必要的险不能冒,她还要找个机会逃出宫去呢!

却见顾夜白似乎还是生气了,他眉头一蹙,阴沉道:“真是胡闹。”

啊?

“你可知你点的这几处穴位,对你日后……很有影响?”

很显然,徐景莞没听懂暴君的意思,一脸茫然地看着他。

顾夜白自是不太好将“行房事”三个字重复一遍,只好从鼻翼间发出一声冷哼。

他随后猛然起身,甩了甩袖子,道:“你好生将养几日,注意身体,小心受凉。”

而后的几日里,徐景莞一日三餐都少不了红糖枸杞大枣。冥冥之中,她似乎猜到了顾夜白之前没说清楚的三个字……

“这皇上,本是个能第一次见面就想睡我的主儿,为什么突然又变得那么纯情?暴君的心思,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

几日过后,徐景莞明显觉得自己的身体稍微补将起来了些。

揽镜自照的时候,铜镜中女子的脸细腻红润有光泽,美艳程度都比刚长途跋涉从淮南来到这里的时候提高了好几个level!

很显然顾夜白也这么觉得。

于是乎,在一个月黑风高……不,是月朗星稀的夜晚,徐景莞终于再次被暴君从殿中唤了出来,说是同他在御花园的赏心亭内品茶观月。

品茶观月吗?

比起这个,她还是觉得自己在殿内把皇帝赏赐的绫罗绸缎都挨个儿上一遍身,欣赏镜中美人,玩玩真人版的奇迹暖暖更加开心一些。

但是开心的事情往往不能长久,痛苦的事情却不得不做。

比如,到那劳什子赏心亭里去跟暴君喝茶看月亮。

听起来的确是很浪漫的一件事,但问题不是跟她pick的男神小哥哥们,是跟暴君,暴君啊!

强忍着想要尖叫咆哮抗旨不遵的冲动,徐景莞一边在心里画圈圈诅咒顾夜白,一边换好最近试了觉得不错的一身服饰,由自己殿中的大宫女将她带去了赏心亭。

第一次离开自己住所的徐景莞,每走一步都要感叹下这皇宫之大。

想必自己若是有心想逃,不倚靠其他外来力量,能像个没头苍蝇似的逃个一年半载也出不去……

赏心亭坐落于御花园的锦鲤池中,坐在里头能最近距离地看到水中那只又大又圆的月亮。

徐景莞这才意识到,现如今不知道是哪月十五了。

她见到顾夜白之后,很快就垂首调整好了表情,走向他面前盈盈一拜:

“臣妾给皇上请安了。”

“爱妃,来。”

暴君看徐景莞今日的模样,气色已经好了不少,却仍是行如弱柳扶风,莲步轻移,楚楚惹人喜爱。

他柔声说罢,像徐景莞伸过了手。

“皇上……”

不就是拉个小手吗,豁出去了!

徐景莞一闭眼,将自己的小手搭在暴君大掌之上,用自己温度并不太高的肢体去温暖顾夜白顾夜白掌心那一片冰凉。

“钦天监的人前些日子夜观天象,说今日月夜会有流星划落,是百年难遇的一大奇景,”

说着,顾夜白深深地看了徐景莞一眼:“这赏心亭是观星最佳的地点,朕特意邀请爱妃一到前来欣赏。”

流星?

闻得此言,原本对跟暴君花前月下谈情说爱并不是很感兴趣的徐景莞眼睛顿时放起了光。

——之前在现代的时候可没少听流言说什么狮子座流星雨,人马座流星雨,她好几次都摆好了照相机跑到外头假山上等着看,结果除了被蚊子咬一身大包外什么收获的都没有。

可现如今则不一样了。

钦天监的人肯定得百分之百确定晚上会有流星,才敢告诉皇帝的。否则暴君苦等了一个晚上都没看到流星,明天一早岂不是要将他们全都凌迟处死?

那么四舍五入就证明今晚肯定能看到流星,说不高兴是假的,徐景莞激动得整颗心都在怦怦直跳。

“爱妃喜欢么?”顾夜白轻轻靠近了她一些,贴在耳边问道。

“喜欢,太喜欢了!”

暴君几不可见地轻笑一下,道:“喜欢就好。”

此时已经距离用过晚膳也有一阵,坐在虫鸣声声的院子里,徐景莞觉得肚子有点儿饿。

她看着面前石桌上的几色甜点,不免有些垂涎。

过了一会儿,实在禁不住美食you惑的徐景莞问顾夜白:“皇上,臣妾觉得有些饿了,可否吃几块点心饱饱肚子?”

原打算随意地来一句“这还要问?”

随后却看徐景莞眼巴巴的小模样,顾夜白觉得十分可爱,想逗弄她一下,便道:“不可。”

“……”

好吧。

徐景莞闭了嘴。

却听暴君紧接着又说:“要朕亲口喂你才可。”

等等!

亲,亲口?!

未等徐景莞搞清楚“亲口”二字究竟是几个意思,两瓣冰凉的唇就衔着枚桂花糖糕直接吻了上来。

“唔!”

骤然瞪大双眼,从小接受二十一世纪文明教育长大的徐景莞不敢相信这世界上居然有说亲就亲丝毫不给人反应时间的男人!

这一吻十分缠绵,直到那小小一块入口即化的桂花糕被徐景莞彻底咽了下去,皇帝才松开双唇,解放了对怀中女子的束缚。

“甜么?”

望着女子涨红的小脸儿,顾夜白笑得无比开心。

真不愧是bian态中的bian态啊……徐景莞心想。

然则心里MMP,脸上还是要笑嘻嘻。

她于是抿抿嘴,娇软道:“……甜!”

“还要么?”顾夜白跃跃欲试地又拈起了一块儿紫薯糕。

徐景莞吓得刚要拒绝,却是突然眼前一亮,对顾夜白兴奋道:“皇上您看,是流星呀!”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