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思南国

红豆思南国

牛奶糖 作者

主角:苏浅、炎子昂   来源:掌中云

言情   短篇   虐心   言情

6万字 完结2019/01/19

传闻炎家少帅生性凶残,杀人如麻,娶了六个如花似玉的妻子,却没有一个活过了第二天。苏浅就嫁给了这样一个恶魔。可洞房花烛夜,她才发现,原来恶魔,是她曾经的挚爱……他羞辱她,折磨她,将她的自尊踩在脚底下践踏,可直到她彻底离开的时候,他才发现,所有的恨,都是因为挚爱……

免费阅读

半小时后,苏浅被送进手术室。

张医生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女人,一脸复杂的低声道:“苏小姐,如果你还有什么想联系的人,或者想处理的事,就尽快做了吧。”

言下之意,就是苏浅这一次很可能就会再也醒不过来。

苏浅眼神微微一闪,犹豫片刻还是忍不住小声道:“我能最后打一个电话么。”

张医生点点头,电话很快就由小护士送进来,苏浅拿起话筒,拨下张嫂告诉自己的少帅府的电话。

苏浅也不知道炎子昂在不在家,只不过是想碰碰运气罢了。

可不想嘟嘟声刚响了两声,电话就被接通。

“喂。”一道生硬冰冷的声音,从话筒里响起。

认出那道声音的刹那,苏浅的泪水几乎夺眶而出。

她没想到,老天在最后一刻还是对她不薄,让炎子昂刚好接起了她的电话。

“炎子昂。”她努力压下喉头的酸涩,低声开口,“是我,苏浅。”

电话沉默了片刻,下一秒,就响起炎子昂充满厌恶的声音,“苏浅,你打电话回来做什么。”

苏浅努力忽略炎子昂声音里的嫌恶,只是垂下眸,颤声道:“我……我只是想要和你说说话。”

虽然苏浅早就在两年前就已经决定一个人悄无声息的离开人世,可当死亡真的那么近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想听听炎子昂的声音。

“和我说说话?”苏浅说的满是苦涩,可电话那头的炎子昂却好像听见什么笑话一样冷笑起来,“怎么苏浅,你是没钱花了,还是欠男人艹了?”

尖锐而又刻薄的话,让苏浅脸上最后一丝血色褪去。

“我……我没有……”她捏着话筒的手止不住颤抖,想要为自己辩解几句,可不想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炎子昂冷冷打断——

“没有就给滚远点,苏浅,光是听你的声音就让我想吐。”

【苏浅,光是听你的声音就让我想吐】

一句话,终于是将苏浅早就已经鲜血淋漓的心,再次狠狠捅碎。

她低头,露出一抹苦涩至极的笑容。

这,就是炎子昂最后想跟她说的话么。

心疼的几乎无法呼吸,可她还是努力安慰自己——

或许也是好事。

至少这样代表,等炎子昂发现她死去的时候,他不会伤心难过。

这,就够了。

“我明白了。”想到这,苏浅费力的勾起嘴角,露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你别担心,从今以后,你都不会听见我的声音了。”

因为我就要死了。

你永远清净了,也永远自由了。

说完这句话,苏浅害怕自己的情绪会被发现,慌乱的将电话挂断。

简单的一通电话,却仿佛用尽了苏浅全身的力气。

她好不容易平复下自己的情绪,才终于抬头,看向身侧的张医生,“张医生,我们开始吧。”

手术室门很快关上,苏浅躺在病床上,转头,看向躺在身侧另外一张病房上昏睡的父亲。

看着父亲苍白而又满是胡渣的脸色,苏浅眼眶微微发红。

记忆中的父亲总是严厉却又温柔,每当家里有任何困难,他都会毫不犹豫的站在最前面为她遮风挡雨。

而如今,也该轮到她来守护一次父亲了。

想到这,她轻轻伸出手,握住父亲的手。

“父亲。”她低声开口,声音温柔,“别担心,你很快就会醒过来了。”

话落,她就感到冰冷的针孔插进自己的血管里。

随着殷红的血液不断流出,身体越来越冰冷,她终于承受不住,缓缓闭上眼……

别了,炎子昂……

来生来世,愿不负君……

手术室外。

角落。

林曼曼将银票,放入一个小护士的手里,冷冷问:“事都办妥了?”

“放心,都办好了。”小护士谄媚的笑着回答,“我已经偷偷将药都给换了,苏浅绝对不可能从手术室里活着出来!”

“很好。”林曼曼嘴角勾起冰冷的弧度,抬眼看向手术室。

苏浅。

你别怪心狠,要怪,只怪你这辈子已经得到太多!

-

与此同时。

少帅府。

炎子昂坐在书桌上,桌上是北边刚传来的军报,他应该要在今晚之前批阅完,可他此时已经看了足足半个小时,却还是没看进去一个字。

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总是浮现出刚才苏浅的那个电话——

她那颤抖的声音,轻声说着:你以后再也不会听见我的声音了。

该死!

炎子昂烦躁的合上军报。

炎子昂,你是不是疯了。

明明知道那不过是那个贪慕虚荣的女人又使出来的新把戏,你怎么还会愚蠢的上当?

炎子昂想要压下心里的胡思乱想,可不想这时候,他的副官敲门进来。

“少帅。”副官一脸的犹豫,“我有事想要禀告。”

“说。”炎子昂收起心里的胡思乱想,冷冷开口。

“是这样的,您不是让我们去调查少夫人的那些钱花到了什么地方么。”副官犹豫着不知道怎么开口,“我已经查到了。”

炎子昂一愣,这才想起来自己之前疑惑苏浅为什么刚得到一千大洋的聘礼就又去夜上海唱歌挣钱,所以让副官去调查了一下。

“所以你查到了什么?”炎子昂露出一抹讽刺至极的笑容,“她是去做衣服了,还是去买胭脂水粉了?”

他早已认定,苏浅就是一个庸俗拜金的女人,要这些钱财,就是为了贪图享受。

“都不是。”可不想副官只是微微白着脸回答,“少夫人将所有的钱,都给了医院当做医药费。”

“医药费?”炎子昂翻阅军报的手蓦的一顿,脸色微变,“她要那么多医药费干什么?”

副官正想回答,可不想这时候,炎子昂桌上的电话响了。

炎子昂烦躁的接通,不耐的开口:“谁!”

“这里是圣安医院!”可不想电话里却是响起一个护士惊慌失措的声音,“请问是苏浅的家属么?”

听见苏浅的名字,炎子昂心里突然咯噔一声。

“我是她丈夫!”他猛地站起身,厉声问,“苏浅怎么了!”

查看全文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