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

黑莲花的西厂生存指南

裴逐灯 作者

主角:纪振邦江昭   来源:掌中云

穿越   重生   古风   言情

20万字 完结2020/06/29

礼部尚书谋逆满门抄斩,下狱那日,才貌冠绝京城的尚书长女江昭跪在地上垂眸,却听见,“跟我走”。 抬头,那位西厂督公汪如晦正睥睨着她, 江昭被藏于府中,每日陪伴在汪如晦身边。“练剑,手要打直”,他的手指抚上她的手背。“替我批阅奏折”,他招手。 ……. “本督要你进宫伴驾”,汪如晦听见自己的声音无情。 再见时,她凤冠玉座,汪如晦执起她手,和从前判若两人,“娘娘想要什么,本督都取来。”

免费阅读

张远山又瞪她一眼,“既投靠西厂,何必又来这里假惺惺流眼泪?我张远山一世清名都毁在你这个不肖子手里了”。

江昭愣愣,“其实我一直不知哪里惹到父亲,从小到大都这样不待见我,难道就为着我是母亲的女儿?”最后一句质问几乎要吼出来。

“你还敢顶嘴?目无尊长,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张远山年过半百,训起人来依然声音洪亮,还当自己是尚书大人。

江昭张张嘴没再发出声音,平时伶牙俐齿全部消失,对面要是旁人,她一定能找出一千句话来反驳,可惜现在面对自己凉薄亲爹,只有大把委屈往上涌,说到底她年龄尚小仍然渴望未得到过的亲情庇佑。

见到对方不再开口,全当自己女儿理亏,于是说得更加来劲,“我早知道你就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和你娘一样心肠冷硬一脸丧气,他日天公开眼,你和汪如晦都不会有好下场。”

诅咒脱口而出,似乎忘记眼前人是自己亲生女儿,听到张远山提到自己母亲,江昭几乎哽住,原来娘她痴缠爱过半生,在丈夫眼里就是这种形象?她要是真的心肠冷硬,也不至于死在张远山妾室手中不得瞑目。

这一刻似乎又陷入如小时候一样的彷徨无助,无论多么早熟冷静,无论再长几岁,面对亲情她都一样手足无措。

好在有人从天而降来救场。

“本督怎么不知道张尚书有什么清名?是宠妾灭妻谋害正室还是结党争权两面三刀?”又清清嗓子朗声念出一句,

“天下万民,史书工笔,都只会记得张尚书伙同六王爷谋反,他日上刑场,不知张尚书是否还能有现在教训女儿的威严?”

不知何时,着一身茶白散花锦的汪如晦正在江昭身后缚手而立,皱皱眉递给她一块帕子,江昭接过来擦干自己脸上泪水,“督主”。

“嗯”。

江昭依然低着头,“督主我想回去。”不知何时督主二字原来成为救命稻草。

汪如晦瞥一眼监牢中张远山,声音凉凉,“如果你想亲自动手,本督可以把张尚书交给你随意处置。”

江昭抬起头又看一眼自己父兄,轻轻摇头,“算了。”

“这么心软?他和杜月容害死你娘又苛待你,你不在意?”

江昭又轻声说句,“算了”,又走到牢门口看张远山一眼,“父亲,一直没告诉您,杜姨娘是我杀的,您日后上了路,也算与她团聚。”说完就头也不回向大门口迈。

“畜牲,畜牲”,张远山伸出手对着江昭指指点点,被汪如晦动动手指封上哑穴终于闭嘴。

出了诏狱一路走到杏苑,汪如晦把一个盒子递给江昭,“打开瞧瞧”。

里面是一把三棱剑,有三刃,血槽深深,是杀人放血利器。剑鞘和剑柄花纹繁复,剑锋寒芒闪闪,一看便知不是凡品。

只不过这花纹她总觉得似曾相识,拿出剑比划了两下,还算趁手。

“谢过督主,还未问过督主江昭是哪两个字”,回来路上她已恢复惯常冷漠,挂上坚毅脸孔,只有微红眼圈出卖她刚才哭过一场。

汪如晦以手蘸茶水在桌上写下两个苍劲大字,江昭挑挑眉,字写得不错,这名字……和汪如晦倒是没来由地相配,可惜少一个字。

“你的西域金蚕丝,是你娘给你的?”

江昭母亲贺兰朵以,是彼年西域使臣贺兰彦的次女,汪如晦会有此一问也并不奇怪。

“是,武功也是她教。”

汪如晦轻呷一口茶,“西域金蚕丝用来暗算更加方便,正面迎敌太吃亏,我会亲自教你剑法。 过些日子还会让谭决明教你医毒药理”。

江昭愣愣,“督主想我当个刺客?可我从小读圣贤书长大,杀人这种事可做不来。”

“是吗?那杜月容呢?”

江昭默了默,“杀一个人和杀许多人自然不同,何况当时不是她死就是我死。”

江昭拥有一个最俗套出身,母亲被自己亲爹张远山妾室害死,张远山毫不追查反而扶正那位花容月貌的妾,从此张家没有江昭容身之地,身上永远带着继母给的伤,五次三番死里逃生,直到十四岁那年金蚕丝绕上杜月容的脖子,送她去见自己母亲,夹缝中求生存,有时候没得选。

“那就慢慢习惯,本督想你既然书读得好,学什么都会更快”。

江昭笑,“可督主不觉得我只做个杀手有些太浪费了?”她爹是先帝元年的状元,她得家世熏陶,“九岁熟读四书五经,十二咏诗作赋,连续三年得簪花诗会魁首,若不是身为女子,我或许能参殿试入朝堂。”

汪如晦瞥对方一眼,“那这样的好文采,用来写话本子不也是一种浪费?”

江昭的脸陡然有一丝裂痕,“督主还晓得这个?”

“嗯,西厂什么都管些”,汪如晦笑起来眼睛弯弯,竟然有一丝温柔。

江昭开始赔笑,“生计所迫,谁让我摊上个便宜爹?”

“你也知道是生计所迫,所以你能做什么,都要看你以后表现,很多事不是只会读书就可以做得成。”

“督主似乎是过来人,于此一道经验不少?”江昭挑挑眉看向汪如晦。

汪如晦神色莫测,“何出此言?”

“西厂成立六年,但在这之前从未听过督主,横空出世,来历一定有趣”,她明白这句话必定冒犯,但她依然铤而走险。

“五次三番试探,你很有胆。忘记现在你的命捏在本督手里?”汪如晦只瞥对方一眼,拿起桌上的剑擦拭。

“人与人之间相处不过相互试探底线,一开始就后退,岂不是要任督主拿捏,如此这般活与不活又有什么关系?”恣肆话语与江昭惊冶容貌正相配,说出口便有超脱年龄的气度。

汪如晦终于抬头,“那你想怎么活?”

“我想,鲜花着锦,烈火烹油,服冕乘轩,裂土封疆。”江昭眸光灼灼盯着汪如晦吐出这十六个字。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