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探医妃很妖娆

神探医妃很妖娆

步悠然 作者

主角:叶凝霜萧祈然

穿越   古风   宠文   短篇   言情

30万字 完结2019/03/09

在线阅读

老嬷嬷对着身后跟着的两侍卫使了眼色,那两人会意走上前来按住叶凝霜的肩膀,老嬷嬷蹲下身捏住叶凝霜的下巴,脸上的褶子随着她的冷笑看起来更加可怖,“王爷说了,这碗绝育汤,就当做是对王妃你的惩罚,王妃若是识相乖乖喝了也就罢了,若是不喝……老奴外面还熬着一锅这样的汤药,有的是时间让王妃喝下去。”

免费阅读

老嬷嬷对着身后跟着的两侍卫使了眼色,那两人会意走上前来按住叶凝霜的肩膀,老嬷嬷蹲下身捏住叶凝霜的下巴,脸上的褶子随着她的冷笑看起来更加可怖,“王爷说了,这碗绝育汤,就当做是对王妃你的惩罚,王妃若是识相乖乖喝了也就罢了,若是不喝……老奴外面还熬着一锅这样的汤药,有的是时间让王妃喝下去。”

叶凝霜的身子被人按着,根本动弹不得,难闻的药味扑进鼻间,让她差点作呕。

“放肆,你们口口声声称我为王妃,就是如此规矩?”动弹不得的叶凝霜只能用气势压倒这些人,秀眉紧蹙的等着眼前的几个人,深吸了口气道:“既然你们也是听命与人,那本宫也不与你们为难,这药我喝便是了。”

一听到叶凝霜说要喝药,老嬷嬷明显松了口气,示意侍卫放开叶凝霜。

叶凝霜坐起身子,接过老嬷嬷递过来的碗放在鼻尖闻了闻,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看着老嬷嬷道:“既然要让我喝药,那我也该知道这汤药里都有什么,万一……你们在里面下毒……”

叶凝霜故意咬重了最后两个字,观察着老嬷嬷脸上的表情,就算是自己没有吃过猪肉,那也是见过猪跑的,以前看的那些宫斗剧,这种在药里面下毒的事情可是常有发生的,她可不想刚来这里就因为一万药挂掉。

“王妃放心,这药是用麝香,红花还有别的避子药材熬成的,老奴在这王府几十年,这样的汤药熬了不下百次,怎会有毒。”老嬷嬷皱了皱眉,只以为是叶凝霜为了拖延时间故意不肯喝药,眼看着又要伸手强迫叶凝霜喝下去。

“你可以去交差了!”将碗中的汤药一饮而尽,手一翻将碗扔在地上,叶凝霜撑着桌子站起来坐在一边,不在看那老嬷嬷一眼。

不就是一碗绝育汤吗,反正她也没打算要孩子,更别说以她现在的处境,更不想和刚才那个渣男有孩子。

老嬷嬷倒是没想到叶凝霜会这么干脆的将药喝掉,以前那些妃子哪个不是要死要活的不肯喝药,这王妃倒是头一个这么干净利落的人,心里不由得对叶凝霜多了几分赞许。

看了眼叶凝霜身上的累累伤痕,叹了口气从怀中摸出一盒膏药放在桌上,“王妃身上的伤还是早处理为好,老奴告退。”

看着关上的房门,叶凝霜有些无力的坐在凳子上,拿起老嬷嬷放在桌子上的膏药闻了闻,淡淡的清香味混合着药香,还真是好东西呢。

涂抹在伤口上,清清凉凉的感觉浸入伤口,原本灼伤的疼痛感瞬间消减了好多。

忍着疼痛给身上的伤口擦完药,叶凝霜重新躺回身后的大床上,望着有些冷清的房间,看着堪比冷宫的摆设,叶凝霜有一瞬间的恍惚。

难道说,她就这么穿越了?

“姐姐这样子还真是让人心疼呢!”

姐姐?

叶凝霜被这捏着嗓子说话的声音给恶心到了,慵懒的睁开眼睛朝着门口看去,就看到一位穿着鹅黄色宫衫,明眸皓齿的女子被两位侍女搀扶着走进来,那一颦一笑还真是让人移不开眼,若是能把她眼底那掩藏不住的恶毒笑意收掉,还真是一十足的美人。

叶凝歌!

萧祈然放在心尖上疼的女人,叶凝霜的庶出妹妹,两人同一天嫁给萧祈然,她为正妃,叶凝歌为侧妃,只是待遇却是天差地别。

“我如今这幅样子,不正是你想看到的,又何必如此惺惺作态!”叶凝霜拥着被子坐起来,懒懒的靠在床栏上,身后的雕花红木恰好搁在了伤口上,疼的叶凝霜暗暗吸气,藏在被子下的手狠狠地掐着手心,不让自己的叫出声来。

眼下的情况,容不得自己示弱。

“姐姐这话可真是冤枉妹妹了……”叶凝歌倚靠在侍女搬来的贵妃榻上,抬眼看向床上一脸警惕的叶凝霜,眼里多了一丝阴毒与不屑,“妹妹只是担心姐姐受了如此大的委屈,担心你这里没人伺候,就专门挑了几个可靠的丫鬟给姐姐送来,姐姐怎得如此冤枉妹妹。”

说着,叶凝歌拿起手帕擦拭了一下本来就没有泪水的眼角,再抬眼眼眶竟是红红的,楚楚可怜的看着叶凝霜道:“难道姐姐还在怪罪妹妹没有拦着王爷,害的姐姐受苦,只是……”低下头双手轻轻地摸着平坦的小腹,脸上多了一抹苍白,“妹妹肚子里的孩子也是无辜的,他可是王爷的亲骨肉,是姐姐你的亲外甥,姐姐如今害我没了孩儿,妹妹也不怪你,姐姐又何必如此对我冷言相向。”

叶凝霜冷笑着看着面前的叶凝歌在那里演戏。

不得不说这女人的演技还真是好,要是放在现代,就这演技完全可以吊打一众小花,只可惜,她找错了演戏的对象。

叶凝霜很没有形象的打了个哈欠,泪眼连连的看向还在暗自神伤的叶凝歌,“你说完了吗?若是说完了就回去吧,我要睡觉了。”

“你……”

叶凝歌没想到平时唯唯诺诺,对她低声下气的叶凝霜竟敢这样大胆的同她说话,竟敢下逐客令,一时间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好不精彩。

精心保养过染着精致丹蔻的手指慢慢握成拳头,长长的指甲刺的掌心生疼,狠狠地瞪向已经躺在床上闭上眼睛睡觉的叶凝霜,森冷的眼神如同淬了毒液一般要将床上的人杀死。

头一次觉得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叶凝歌胸口郁积着一口恶气,出也不是,不出也不是。

一个穿着青色衣衫的小丫鬟鬼鬼祟祟的溜进来,看了眼床上的叶凝霜,再看一眼脸色不悦的叶凝歌,暗暗点了点头,又悄悄退了出去。

“姐姐……”叶凝歌扑通一声跪在叶凝霜的床边,伸出手啪``啪甩了自己两巴掌,那声音听得叶凝霜都觉得肉疼。

“你……你又想干什么……”叶凝霜转头看到叶凝歌脸上清晰的指印与已经肿起来的半边脸颊,翻身坐起来,一脸警惕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女人。

这女人又想搞什么幺蛾子?

“都是妹妹不好,害的姐姐被王爷责罚,如今姐姐受苦,妹妹心里委实难受,还请姐姐责罚!”说着,头砰砰的在地上磕了几下,再抬头时,额头上竟是渗出了血迹,“姐姐若是不原谅妹妹,妹妹今日就在这里长跪不起。”

“你……”看了眼叶凝歌楚楚可怜,纯良无害的样子,叶凝霜心里闪过一抹了然,既然你想演戏,那就慢慢演吧,我倒想看看你还能耍出什么花样来,重新躺下,不甚在意的道:“既然你愿意跪,那就跪着吧。”

叶凝歌眼里闪过一抹得逞的微笑,看着叶凝霜的背影,眼底一片阴毒。

叶凝霜,我这次倒要看看你还有没有命活着。

“叶凝霜……你这个贱妇!”

查看全文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 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