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霜夕陆禀议第三十章

何霜夕陆禀议第三十章

狐狸精 作者

主角:何霜夕、陆禀议

言情   虐心   霸道总裁   言情

5万字 完结2019/03/22

在线阅读

“何霜夕,你和我结婚都那么久了,你应该明白我这个人的规矩。”陆禀议一脸不屑的看着角落,好像一只正在示弱的小狗。 从结婚到现在,他明明白白的告诉过她,他们之间不能有爱情,不能有孩子,更不可能有除了利益之外的关系。 她竟然还在痴心妄想,以为怀了孩子,陆禀议会回心转意,可是没有想到,眼前的那个男人却怀疑她的孩子不是他的。

免费阅读

手术进行的很顺利,何霜夕再次醒来的时候,能够感觉到自己身体里面的一个器官不见了,那个地方却空荡荡的疼。

她的双手,紧紧的抓着身下的床单,眼睛里面合着没有长好的肉,留下了血泪,滴在了白色的枕头套上。

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才会被心爱的人一次次的伤害。

难道是她爱错了人?当初她就不应该明知道他心里面有人,还要爱上他,嫁给他。

这时,门口传来了开门的声音,何霜夕知道这个人是谁,浑身烟味,丝毫不顾及她刚刚做手术的状态,就能直接闯进来的人,只有陆禀议了。

“陆禀议,我们离婚吧!”何霜夕开口,直接对着陆禀议开门见山,丝毫不给他任何开口的时间。

陆禀议没有直接回答何霜夕的问题,而是口气冷漠道:“离婚?我陆禀议什么时候那么无能,居然需要被一个女人主动提离婚?”

何霜夕被陆禀议死死的掐着脖子,他恨不得掐死手中提离婚的女人,如果不是他仁慈,她早就露宿街头了。

现在哪里还能有佣人伺候,如今这个女人竟然在她面前叫嚣,看来是有人在给她撑腰了。

他倒要看看,到底是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的混蛋,敢叫何霜夕这个女人反抗,他一定不会让他好过。

陆禀议松开了手中的力道,一脸阴霾的表情离开了病房,留下了正在床上苟延残喘的何霜夕。

三个月后,何霜夕再次从医院里面出来,司机按照陆禀议先前的命令不让她继续住别墅了。

司机没有办法,只能将她送回到第一次的那个别墅,何霜夕回到了熟悉的别墅,心中早已如死灰。

晚上的时候,她躺在床上,不断的摸着自己被陆禀议快要掐死的脖子,眼角的泪水不断的溢出。

霁铭宇依旧翻窗而入,看着床上正在哭泣的何霜夕,“那么多天过去了,我还以为你不会回来住了。”

“我只是之前有事出去了一下子,所以这几个月都没有回来而已”何霜夕止住眼泪,从床上坐了起来。

霁铭宇看着何霜夕消瘦不止一点的脸,顿时忍不住的心疼了起来,“怎么几个月不见,你都瘦成了这个样子。”

何霜夕没有说话,听到了霁铭宇的感叹,她只是淡淡的抱着自己的膝盖,一副受到了惊吓的小狗。

她不想告诉身旁这个连名字都不知道叫什么的男人,自己这三个月中经受了怎么样残忍的磨难。

那种残忍,连她自己都不愿意去回忆,更何况还要她边回忆,边说出那些残忍又狠心的故事。

霁铭宇看着一直不说话何霜夕,心中淡淡的叹了一口气,抬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安慰了起来。

何霜夕感觉到了自己脑袋上面的大手,是那样的温暖,那样的宽大,就像小时候父亲摸她的脑袋一样。

半晌之后,何霜夕才喃喃自语了起来:“也许,是因为爱上了不该爱的人,所以才会让事情发展成这样吧!”

“没有什么人是不该爱的。”看着眼神空洞,没有丝毫鲜活之气的人,霁铭宇再次安慰起了何霜夕。

霁铭宇就这样一直陪在了何霜夕的身边,直到第二天早晨升起,他也不曾离开她的身边。

为了让何霜夕在晚上能够安安稳稳的休息,而不是半夜惊醒,噩梦不断,坐在床上哭得撕心裂肺。

当霁铭宇猛地要起来的时候,何霜夕就像是抓着救命稻草一眼,死死的抓着他的胳膊,询问着:“你今天晚上还会来吗?”

如果没有那个陌生的男人在,她会想起自己被江婉月夺取眼睛的事情。

如果没有这个陌生的男人在,她会想起陆禀议和江婉月说着那些残忍的事情。

如果没有这个陌生的男人在,她会想起自己的子宫还躺在医院的冷冻室的瓶子里面。

所以她一旦失去了这一缕温暖,就再也不能存活下去了。

霁铭宇笑了笑,摸了摸何霜夕的脑袋,丝毫没有办法拒绝,他知道,她现在特别需要他。

现在的她非常脆弱,比当初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还要脆弱,这是他陪着她所看出来的结果。

霁铭宇最终还是离开了,何霜夕心中唯一的温暖也随之消失了,她锁在床上,死死的抱住自己,静静的期待着黑夜的到来。

这时,进门伺候何霜夕穿衣的佣人看到了她的样子,心中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什么话也说不出口。

何霜夕每天都坐在床上哪里都不去,即便是吃饭,也是在卧室,仿佛就像是一只树懒一样。

霁铭宇每每看到这样,心中不知道自己的行为到底是不是对,可是直到某一天的晚上,他还是开口了:“那么多天过去了,你从来不曾告诉我,你的……名字。”

何霜夕听到霁铭宇前面的问题,脸色一下子变得不对劲,霁铭宇见状,立即改了后面的问题。

这才让她的脸色恢复了原来的模样,何霜夕心中明白霁铭宇非常想要知道自己的事情,可是直到现在她还是没有办法开口。

“我叫何霜夕,你叫我夕夕也可以。”霁铭宇摸了摸何霜夕的脑袋,心中忍不住的心疼了起来。

“我知道。”霁铭宇没有问什么奇奇怪怪的问题,反而陪在何霜夕的身上,让她感觉到自己的存在。

沉默了很久的何霜夕,开口问道:“我认识你那么久了,你都没有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人?”

霁铭宇没有直接回答何霜夕的话,反而跟她说道:“如果哪天你愿意跟我说你的事情,我再把我的事情,告诉你,如何?”

何霜夕听到之后,心中都是暖暖的,她非常明白霁铭宇那么说,不过是让她放下心中的纠结。

可是纠结根本就不是想放弃就能放弃的,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她当初就会同意和陆禀议离婚。

半晌之后,何霜夕终究还是开口了:“我的丈夫和他的初恋在一起了。”

如果只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不会让夕夕变成这样子。

一定还有其他的事情,逼得这个女人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何霜夕自顾自的说了起来,神情十分的悲凉,“铭宇,是不是因为我,才会让事情变成现在这样?”

霁铭宇听到之后,眉头一皱,心中更加心疼何霜夕,将她抱在怀中,安慰了起来:“不是的,不是的,一定是你的那个混蛋丈夫和他的初恋闹的,不然的话,你也不会每天晚上都做噩梦,更不会睡不着。”

听着霁铭宇的话,何霜夕的泪珠掉得更加凶了,滴答滴答的落在了身上的被子上面,打湿了被单。

陆禀议,为什么还不放过她,为什么每天晚上都要打扰她的睡眠,为什么一次次打破她的美梦?

“他一次次的打掉了我的孩子,甚至是将我的子宫给摘除了,保存在医院的冷冻室里面,为留给他的初恋女友,我的眼睛,更是他的初恋害的。”

“不论我怎么解释,”他都以为我在骗他,甚至会以为我在他面前演戏,根本不管他的初恋女友说的话,是不是假,他都一律选择相信。”

“他还摘掉了我的一个四分之三的肝脏,还告诉我,这是我应该偿还的,如果我不愿意的话,我就会让我的妹妹来捐献。”

“铭宇,你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他要这样对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何霜夕一点点将压在心里面的秘密告诉了霁铭宇,让他忍不住想要去见一见那个残忍的男人到底是谁。

逼迫夕夕打胎还不够,还摘掉了她的眼角膜,不久前还摘了她四分之三的肝脏。

难怪他第二次见到夕夕的时候,就感觉到她的身上散发着悲凉,不论过去了多久,她身上的悲凉依旧散不去。

查看全文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 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